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理fei直chang气xin壮xu)

我说我本来想写肉的有人信么……

(没有)

好吧下一篇努力把肉憋出来……

上一篇的热度吓到我了

不过特别开心

有人喜欢真好~

谢谢(鞠躬)

    众所周知,李白与长城守卫军们的关系一向不错。所以花将军生庆,邀请剑仙并没有出乎多少人的意料。收到邀请的李白亦欣然同意,与狄仁杰知会一声后便将进酒出了长安城。

    向来不参与他人私事的治安官也不甚在意,继续批改堆积成山的公文。

    到达长城的时间恰到好处,守约做了一桌子的好饭好菜就等着给他指点迷津的剑仙到来;李白将一大罐子长安美酒哐的放在桌子上,瞬间就赢得了凯的好感;大叔与其很早便是酒友,此时更是拍着胸口要再与李白一拼酒量;花木兰更是女中豪杰,放下酒杯举坛就干,连聚会开始都忘了宣布。守约只得无奈地拉着还不能喝酒的玄策坐上饭桌,柔声告诉他此人对他们兄弟相会的帮助,顺便提到今天可以不限制他吃肉――就冲后一句话,玄策立刻喜欢上了李白。
    餐宴中李白天南海北地讲着自己的所见所闻。他游历广泛,奇闻异事听的也多,良辰美景见的也多,惊险历程侠客之行更是不胜枚举,连走过许多地方的守约也听的啧啧称奇,更不用提几乎没有远行过的玄策了,红头发小狼崽眼神晶亮晶亮的,就差把崇拜二字写在脸上。
    晚宴之后,时辰也不早了,花木兰留李白在营地住一晚,准备安排他住在玄策房间――成人都喝了酒,不得不拜托玄策守夜。李白看了看玄策的小脸,向一脸心疼的守约提议由他来陪玄策一晚上,都是军人,没人在乎那些细枝末节的礼节,想到还能促进他们之间的关系,花木兰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其他人都已就寝,连守约也在给他们留下宵夜后离开,李白拨弄拨弄火堆,抬头看向玄策:

    “说吧小崽子,你那个有话跟我谈的口型我可是看见了。”

    
    
    玄策犹豫不决,李白却也不急,抬头看看月亮,低头添添柴火,时不时扫一眼长城下的荒漠,时不时回头望望看不见的长安。

    
    “你知道的多,能不能……能不能帮我……就是……我的想法……我觉得……那个……”

   
    “好了,停。”李白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将口中的草茎吐出“你是说你觉得自己的一些想法不正常?想让我帮忙分析一下?”

   
    小崽子红了脸,点点头。

   
    “行吧,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问你哥,但……说来听听。”毫不介意当一次儿童心理咨询师的李白觉得无非也就是青春期的梦遗啊春梦啊这类的事情。
    
    
    
    欲言又止了几次,玄策终于自暴自弃般的脱口而出:
    
    
“我想看我哥哭。”
    
    
    李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哦你是想看你哥……干啥???

    李白震惊了,如同绿榴石的眼眸蓦然睁大,看着玄策。

    
    
    ……孩子,够劲爆……

    
    
    玄策有些手足无措,他是被哥哥宠着的小疯子,但被“丢弃”过一次的经历让他更加害怕自己被嫌弃。
    
    
    
    因为恐惧,所以疯狂。
    
   
   

    李白觉得自己的反应可能有些过度了,一点也不像“经历过许多事情的大人”。所以他果断清清嗓子,问玄策道:

   “是哪种哭呢?”

    玄策睁大眼睛,愣愣的看着李白。哭还有很多种吗?
    李白看懂了玄策的眼神,耐心的解释道:“你是想看他悲伤的痛哭呢、还是喜极而泣?还是……”最后一个含在嘴里,想了半天,李白还是说了出来“还是情动时的眼泪?”

    玄策迷茫的摇摇头,他觉得自己只是想看哥哥哭一次,他也不知道是哪种类型,而李白说的最后一种,他甚至还不太明白:兰陵王并没有教给他这种知识。

    “我只是觉得……我只是觉得哥哥看过我哭啊,我总是在哥哥面前哭鼻子,但哥哥从来不会哭,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是笑着的,特别温柔的看我,呃、看花姐、看凯哥、看大叔……”
    
    
    
    “我觉得不公平。”
    

    
    
       
      
    
    看着篝火下呢喃着的玄策,李白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的玄策炸了毛,低垂的狼耳瞬间直立,飞镰颤动,仿佛下一秒就会撕裂空气,扑到李白跟前。

    李白毫无危机感地笑个不停,连酒葫芦都拿不住了,玄策忍无可忍甩出飞镰,却扑了个空。

    李白已在瞬息之间将进酒立于玄策身旁,青莲剑挽出华丽的剑花,将飞镰勾回。
    玄策欲起身发作,头顶却覆上一只温热的大手。
    
    
    “因为你长大了。”
    
    
    百里玄策止住所有的动作。
    
    
    “因为你想要保护你哥哥、想让他可以将自己承担的压力向你发泄出来、想让自己变成哥哥可以依靠的存在。”
    
    
    “所以说,玄策,恭喜你。”
    
    “你长大了。”
     
     
    低下头,小刺客良久没有说话,李白揉了揉玄策硬的有些扎手的头发,听到风儿带来一句很轻很轻的“谢谢。”
    
    
    李白粲然一笑“小崽子,先说好,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等有一天你可以真正保护你的哥哥、保护长城小分队时,我会再来一次,并向他们高声宣布:他们的玄策,是在今晚成长起来的。”
    弯腰捡起酒葫芦,李白回头瞥了一眼百里玄策“明早记得跟木兰说一声,说我走了就行了。”

    待玄策抬头,白衣飘飘的谪仙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踏着月色返回长安,守卫一看到那潇洒飘逸的身影就连忙打开了城门:开玩笑,这剑仙大人可是女帝给过特许的人物,敢跟他过不去的恐怕也只有长安城的治安官了吧。

    道了声谢,李白悠悠然进了被夜幕笼罩的长安,向狄府的方向走去。

    狄府的灯火也熄的差不多了,但李白知道还有一缕烛光一定没有灭。熟练地翻过前房,果然,不仅灯没有熄,主卧甚至连窗户都没有关,就好像在等他回来。

    站在庭院的树上,李白注视着房间里仍在埋头批改公文的人儿。自己本是自由惯了的人,风餐露宿,随意而息。再温柔的风也留不住他决绝的步伐。好诗、美酒和永恒的远方才是剑仙的向往。

    然而谁知道会被这长安城的鎏金色月光给迷住呢?
   
   
    正出神,屋里的人却说话了: 

    “你回来了。”

    陈述句。
   
    
   
    李白赫然一笑,飘然入屋。

    “怀英怎得知道我回来了?”

    “突然感觉一阵恶寒。”
    
    
    …………
    
    
    空气安静了许久,久到狄仁杰有些莫名其妙,一般来说李白都是要和他打蹩的,但今天不知怎的竟沉默了。
    放下笔,还未抬头看看那人又怎么了,就感到一股重力从身后压下――顺风而来的还有酒的清香。
   
    
    李白你有位移了不起啊。虽然是个短腿射手但我不要面子的啊。
    
   
    微微挣扎,却被环的更紧,狄仁杰皱着眉歪了歪头,想看看这大名鼎鼎的青莲剑仙到底怎么了。

    “怀英,”

    “长城的百里小崽子,因为想要帮他哥哥分担压力而跟我说:

    “‘我想看我哥哭’。”
   
   
    狄仁杰语塞,纠结半天,还是评价了一句:“表达有误,然其心甚好。”

    闻言,李白轻轻笑了一声“是啊,其心甚好。”
   
   
    又是一阵沉默。
   
   
    “怀英,我不想看你哭。”
   
   
    复是语塞,狄仁杰有些羞恼:“你要我哭我也不会哭的好吧。”
   
   
    “是啊,怀英你这么有能力又这么要强,如果你在我面前哭了,那你是得经历了多大的痛苦和委屈。”

    “只是想一想我就……”
    
   
   
   
    “我心疼。”
    
   
   
   
    脸止不住的红了,饶是一向冷静的治安官也承认他被撩的有些不淡定。反复告诫自己这人喝醉了,心神还是忍不住的欢喜起来。
   
    
   
   
    “不过有一种例外,”语气陡然一转,邪邪的笑声让治安官顿时冒了冷汗“就是怀英被我欺负到哭的时候,那时候的狄大人真的是无比妩媚啊……”

    没等面皮薄如轻纱的治安官将令牌拿出,李白已经偏头含住了狄仁杰晶润如玉的耳垂,感受到口中上升的温度,更加恶劣地伸出舌头,逗弄怀里的人儿。
   
    狄仁杰大呼不妙,反肘击向身后人的腰腹,但凌冽的攻击却被人轻易化解,手臂反被扭到身后。

    放开被自己舔舐许久的耳朵,李白的口唇顺着治安官的侧颈线向下移动,逼得治安官不得不仰头后靠,然而这个动作却仿佛是狄仁杰主动把自己嵌到李白怀里。
   
    “我明日还要……早朝……你别……你停下……哈啊!”
   
    不等煞风景的话语说完,李白已一口咬上治安官的喉结,口中的凸出不安的滑动,拒绝的言辞却是失了音。
   
    熟练地挑开治安官的睡袍,李白已将人压在床上。
   
    狄仁杰还欲挣扎,抬头却撞见了翠色眼眸中浓浓的心疼和滚滚温柔――以及汹涌的情欲。
   
    鎏金色眸子失了神:罢了,看在他如此心疼自己的份上,顺他一回吧。
       
   
    白衣滑落,呻吟渐起。
   
   
    一室生春。
   
   
   
……………………………………………
   
   
   
    与此同时,玄策正在努力弄清楚:所谓情动时的眼泪究竟是什么。
   
    而他的师傅兰陵王表示:你再敢来问我这个问题我就带你去看现场版。
   
    
    
    凯和守约同时打了个喷嚏。
   
  
   
    
 
End
  
    
社团招新终于结束了……

害得我昨天一个字都没写……

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看着上一篇的红心心蓝手手真的是无比激动啊啊啊啊)

(////V////)

评论(1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