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决定生死的时候到了



    明天要体测


    …………

      


    

    我要是能过了体测并且活着回来我就写文野背景的白狄长篇


    要是挂了就自行死亡


    求学校放我一条生路


    饶命(*꒦ິ⌓꒦ີ)


【白狄】撒娇


是凤锦

暴躁老哥锦衣卫

痴汉神兽凤求凰

谢谢观看

…………………………………………………………

    怀英肯定是生气了。
    来自白凤的体会。
    具体原因无法确定,或许是因为自己去天宫逍遥了许久,或许是因为自己在青楼滞留的太长。总之,尽职尽责精益求精恪尽职守的锦衣卫大人,已经气的不想再理他了。
    想来是可以理解的,不善处理情感之事的锦衣卫能接受来自一只来自天庭的白毛鸡——我是说白凤——的爱意已经是可遇不可求,如果还想指望他能像正常人一样情商高到会撒娇卖萌说情话,那可能得把希望寄托在白凤祖坟冒青烟上了。
    顺便说一句:白凤没有祖坟。
    所以一旦在感情方面有了什么隔阂,冷处理怎么想都是锦衣卫的首选方法。
    只是苦了风流倜傥的凤君,潇洒了半辈子,招蜂引蝶拈花惹草也算有了不少心得,但这偏偏对自家冷暴力起来的恋人一点用都没有。
    任你百媚千娇,他自岿然不动。
    更何况最近冷战还愈演愈烈,狄仁杰要么是在衙内鞠躬尽瘁要么是在府里闭门不出,任白凤什么时候拜访都得吃碗闭门羹。还好凤君出身神族,隐身穿墙透视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不然还真的在恋人身边害上相思病。
    可是这样终归不是办法,白凤也不是没做过补救:他帮锦衣卫抓捕罪犯,把人绑好了吊在衙门;他帮锦衣卫探查地下黑市,将情报工工整整地写好了放在案头;他帮锦衣卫镇压黑帮,城中一夜之间海清河晏,黑恶势力匿迹销声。
    但他的怀英并不领情:犯人移送大理寺;情报交给御史台;装作不知道黑帮是如何湮灭的,兴致盎然地加入同事的讨论。
    就是不理白凤。
    与此同时,街头说书人的《长安秘闻》中添了一项:
    “垂拱三年秋,朱雀门有异兽现身,头似鸡,颌似燕,颈似蛇,背似龟,尾似孔雀。常现于晨,其光熹微,不辨颜色。人皆言此乃朱雀显灵。然见者少,不足为信。”
    但其实这就是无处可去的凤君现了原形在朱雀门上睡着然后被百姓看到了。

    唉。
    可悲,可叹,可怜,可悯。
     
      
    今天是锦衣卫单向冷战的第六天。阳光明媚,碧空如洗,商贩叫卖声不绝于耳,孩童追打笑闹此起彼伏。锦衣卫像往常一样巡街,假装感受不到背后来自化作普通人模样的白凤泫然欲泣的目光。
    突然间天地异变:黑云自四面八方而来,翻滚聚集。不打闪电,亦无雷鸣,大雨却倾盆而至。 短短一炷香时间,河水暴涨,房塌屋陷,百姓哭喊奔逃。
    锦衣卫没花太多时间震惊,他迅速回神冒雨奔向距他最近的一栋倒塌的民房,断裂的房梁之下,一名青年正在呼救挣扎。
    得益于良好的训练,锦衣卫很快救出了这位青年,并奔向了另一处危房。
    雨太大,风太强,呼救声又太嘈杂,以至于直到皇城官兵前来支援时,锦衣卫才意识到如胶似漆黏在自己背后的视线早已不见踪迹。
    同僚前来寻他,说是京城官府全面接手了救援工作,让他回衙内听从圣上安排。
    锦衣卫搓了搓衣服上的泥水,站起来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狼藉,独不见一件仙气满满的白衣。
    男人不知在想些什么,皱了皱眉。
    突然一阵强烈的白光照亮大地,随即暗淡。耳边传来惊呼,锦衣卫警觉地望过去,看到奔逃中的百姓和奋力救人的官兵都停了下来,不少人手指天空,表情惊疑不定。
    锦衣卫跳出伞外,不顾大雨眯着眼抬头看向天空,又一道白光照亮了他的面庞。
    之前压城黑云如浪潮翻滚,遮天蔽日使得地面漆黑如深夜,而此时这时断时续类似闪电的白光却像是劈开了一道光路或削薄了一层乌云,随着它的不断出现,地面逐渐明晰。
    那时隐时现的白光不是闪电。当它又一次出现时,锦衣卫睁大眼睛确认了这一点。
    光芒乍现,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麟前鹿后,蛇头雀尾,龙文龟背,燕颌鸡喙的巨兽奋力振翅推开云层,那白光正是云层散开的一瞬间巨兽自身撒下的光亮。
乌云重新聚拢,白光消逝,巨兽不见踪迹。
    人群呆滞,鸦雀无声。
    推开——聚拢——推开——聚拢——推开——
    此番重复了数十次,终于在一次乌云聚拢之后,白光没能再出现。
    人群窸窸窣窣,光芒的消逝与依旧滂沱的大雨终于使得他们的窃窃私语扩大为惊惧哭嚎。
    锦衣卫心下一惊,用力拨开面前的人群,向最后一次看到巨兽的方向奔去。
    却在滑下坭坡后忽的听到一丝由弱至强的乐音。
    惊恐的人们停止哀嚎,奔腾的河水减缓咆哮,就连砸下的雨点,都仿佛轻柔了不少。
    该怎样描述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啊:灾难带来的惊惧与恐慌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发自肺腑的惬意祥和。乐音华美,宛如天籁令人心神安定, 敬意心生。
    人群重新归于寂静,不是死寂,仅仅是寂静。
    暴雨噼嗒里钻出了一声微弱的鸟鸣。锦衣卫随声看过去,发现一只小喜鹊从身边一棵被风拔起的树下钻了出来,抖抖羽毛,随即向天而鸣。
    第二声,第三声……
    悦耳的鸟鸣自锦衣卫背后响起,声震天地,不知从哪里汇集过来的成千上万的鸟儿自他头顶和身侧飞过,飞向湮没了巨兽的乌云。
    不,不是巨兽,是凤。
    白凤。
    他的白凤。
    锦衣卫随着鸟群向前奔去,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光亮刺的抬臂护眼,顿住了步伐。
    待放下手臂,锦衣卫随即睁大了双眼。
    洁白的凤鸟于云层中盘旋,闲雅雍容。他的身旁是不计其数的鸟儿,它们拍打着翅膀,掀起的风吹散了遮住凤鸟的乌云。
    群鸟寂静,唯有白凤的喙轻轻开合,安抚人心的乐音随即传入锦衣卫的耳朵。
    锦衣卫摁住胸口,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想落泪的冲动。
    乐声渐落,天空中的乌云逐渐平静,阳光穿透云朵,街道渐渐明晰。
    雨停了,天空重新显露出来。
    阳光明媚,碧蓝如洗。
     
    空无一物。

      

    城中的人们大多还沉浸在亲眼得见神兽的震惊中,而锦衣卫已经向着城外发足狂奔了许久。
    他的白凤在等他。
    锦衣卫气喘吁吁的爬上河堤,一眼就看到了河边白发白衣的俊美男子。
    美中不足的是男子的白衣湿溻溻的黏在身上,及腰的白发也是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底爬上来一样,使得这位翩翩君子看上去有一丝狼狈。不过锦衣卫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此时只顾着撑着膝盖喘气,也没有调侃他的心思。
    白凤看到锦衣卫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又蹦又跳地奔到锦衣卫身边伸手去拉他,却在看到自己沾着水的手时停住了动作,委委屈屈地把手收了回来,蔚蓝的眸子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锦衣卫,随即低下头去。

    …十岁,不能再多了。

    面无表情地评估完恋人的心理年龄后锦衣卫也缓过了气,他直起身,一把抓过白凤缩回去的手,用自己因为奔跑而温热的双手捂住,然后才想起自己好久不和白凤说话了。
    但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他:暴雨是如何出现的?有没有伤到他?他被人群看到了真身准备怎么办……
    于是他还是张口了:
    “你不是神兽吗,”锦衣卫换了个姿势,试图将白凤的手完全揉进掌心“怎么没点神通让自己不被淋湿?”
    白凤笑了,他反拢住锦衣卫的手,锦衣卫只觉得阵阵暖意从丹田流出,充斥了四肢百骸,就连被暴雨淋湿的衣服都微微起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干燥起来。
    而白凤也甩掉了那一丝狼狈,白衣猎猎,俊雅无涛。
    锦衣卫挪开视线,有些尴尬的甩开手。
    “装模作样。”
    “怀英……嘤嘤呜……”
    锦衣卫迅速抬手捂住了白凤的嘴,
    “别发出那么恶心的声音。”他威胁似的加大了力道。
    白凤迷恋地用唇摩挲着锦衣卫带着薄茧的手,直到撞上了男子意图杀鸡的目光后才忙不迭地点头。
    锦衣卫收回手,目光锐利上上下下扫过几遍白凤的身体后,这才问道: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
    白凤突然欢迎鼓舞起来,全身都散发着邀功的气息,就差把“我厉害吧!”写在脸上要锦衣卫表扬了。
    “是北冥第一次跟着庄老头出来转悠的鲲崽子啦。庄老头睡着了没看住他,偷跑出来玩结果迷路了。这不是,一着急就在城上哭了一场。”
    “……”
    来自虽然已经接受了神兽的存在但蓦然听到自己刚刚是被鲲的眼泪浇了个透心凉还是有些懵逼的锦衣卫。
    希望没有鼻涕。
    “我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差点就要放火了…你知道的,本体精元练成的凤凰火。”
    “后来发现是个迷了路的鲲崽子就改用‘安抚’啦。”
    “‘安抚’是指……”
    “鸣叫,凤凰的歌声可以安神,”白凤一脸期待的看向锦衣卫“怀英有没有觉得我唱歌很好听?”
    “……”
    看着面前这个就差变出狗狗尾巴摇上一摇的白凤,锦衣卫突然很想一巴掌呼死刚刚被乐音感动到想落泪的自己。
    “……回去了。”
    锦衣卫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后发觉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
    满腹疑虑地转过身去,看到了带着古怪微笑的白凤。不知怎的,锦衣卫突然觉得他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孤寂。
    “李白?”
    “怀英,不喜欢白吗?”
    “?”
    或许是锦衣卫脸上的表情太过明显,白凤没等他发问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之前怀英一直不理白,白都尽力去弥补了……白今天救了怀英和怀英最喜欢的城市吧?可是怀英都没有夸奖白一句……”
    “怀英不喜欢白吗?”
    李白问道。
    锦衣卫一愣,随即挪开视线,表情纠结。白凤也不急,就站在那里等待。
    锦衣卫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最后哀求似地瞥了一眼眼前遗世独立的俊美男子,白凤不为所动,铁了心要得要锦衣卫的回答。
    锦衣卫啧了一声,终于泄了气,投降似地小声道:
    “没有的事……”
    “可是怀英不开心呢。”白凤立即接口,语气中满满地笃定“白能感觉到,就算是刚刚怀英寻到白的时刻,怀英也不开心呢。”
    “那个……那个不是,那个是因为……因为……”
    锦衣卫又一次挪开视线,烦躁地蹂躏着自己的头发。
    白凤不肯相让,步步紧逼:
    “因为什么?”
    很不习惯恋人少见的强硬,向来冷静的锦衣卫有些暴躁:

    “因为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这下换白凤懵逼了。

    锦衣卫的面颊涨的通红,大有一副破罐破摔的架势:
    “你是神兽,是神仙,所以你能轻而易举的做到我办不到的事。我破不了的案,你帮我破;我抓不住的人,你帮我抓;我打听不到的情报,你帮我收集……”
    “可是我却帮不上你任何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忙!”
    “就像这次的暴雨,即使是一只被雨水打湿了羽毛的喜鹊都能飞到你身边帮你扇开乌云,而我却只能在下面看着,什么都做不到。”
    “所以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锦衣卫闭上嘴,恶狠狠地瞪着一脸茫然的白凤。

    “满意了?!”

    没有回音,白凤的表情神游似地飘呼,让人拿捏不准这天庭的神兽又在犯什么神经。锦衣卫也懒得去猜,转身就走。

    “怀英!”

    锦衣卫烦躁的转过身:
    “又怎么了!”
    白凤还是一副梦游的样子。
    “你真的想帮我?”
    锦衣卫差点把佩剑甩到面前那鸟人英俊的脸上。
    “我骗你作甚?”
    白凤渐渐回神,他向前伸出胳膊,宽窄刚好能容纳锦衣卫的身体。
    他歪头看着锦衣卫,可怜兮兮又小心翼翼。
    他小声说到:
    “那怀英,抱抱我。”

    “你抱抱我。”

End
…………………………………………………………

木得文笔

木得剧情

木得脑子

作者的智商已经被二氯甲烷冲到了马里亚纳海沟

就是想看白凤撒个娇结果爆字数到四千我怕不是个智障

锦衣卫越来越暴躁的原因是作者越来越暴躁。

这辈子都不想看见物理化学了(*꒦ິ⌓꒦ີ)

再来一天的实验课就真的要中毒了(*꒦ິ⌓꒦ີ)

谁再跟我说又有论文要写我头发给他薅光(*꒦ິ⌓꒦ີ)

谢谢观看(´-ωก`)

最近丧的一匹一直没有更新…虽然有了脑洞

实在抱歉…

以及…能不能拜托你们…给我点安慰…

我觉得我快撑不住了…


谢谢各位天使给我的祝福!

哈哈哈哈哈哈我生日这天超宝嫁出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母亲笑)

李白敏锐之力真的帅哈哈哈哈哈哈

(一身基佬紫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要让超宝好好治治你)

年轻就是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疯狂想码字)


卧槽我怎么打了白狄tag我可能傻了……

【白狄】一人之国


如果还有人记得,我大概在两个月前说要给 @困兽 太太写生贺,然后现在两个月过去了······

我给你们看天使啊啊啊啊!!!!

还有

还有

这是天使吧!!!

·····················

对不起太太我再也不敢拖这么久了噫呜呜呜呜接受良心的叩问嘤嘤嘤

真高兴太太没有顺着网线来打死我非常感谢······

全文1w5,含车,车有强制注意避雷  

希望您看的开心

https://weibo.com/6126857394/GkICNjQgf?from=page_100505612685739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28614866863

不会转化成文字见谅·····

谢谢观看!

――――――――――――――――――

哦对啦,不介意的话,那个,百粉点文准备开啦……

如果,如果没人点的话我就……写上一篇的番外了(小声)

我流佣兵(对演绎之星活动结果的发泄)


演绎之星结果气炸我了。

劳资这样宠着的小佣兵就是这样被嫌弃的?!

呵呵!

既然一直在游戏里用佣兵没什么帮助

干脆在同人里好好狂一把吧。

我流佣兵

已交往设定

谢谢观看

    演义之星的结果刚刚公布。
    园丁看了眼版报便欢呼一声冲了出去,求生者们老远都能听到厂长被撞后的闷哼和园丁的尖叫。
    空军虽说是个士兵,但到底也是个女孩子。人站在板前微微笑着,魂却已经神游天外,开始琢磨这新衣服究竟会是什么款式。
    医生和机械师虽然落榜,但第三第四的人气却是给她们挣足了面子,尤其是机械师,刚进入庄园不久就积累了如此巨大的人气。虽说无缘新衣,但也心满意足了。
    男士们也没有对这榜单表达什么不满。律师自持上等人身份高贵,不屑得和其他人争上一争;冒险家沉迷小人国,对榜单排行不闻不问;慈善家与魔术师人气相差不多,此刻便是聚在一起交谈甚欢,对着榜单评头论足;前锋站在一遍试图插进几句话,却实在是跟不上文人的思路,转转橄榄球,干脆闭上嘴巴专心听讲。

    没有佣兵的身影。

    同为上过战场的士兵,玛塔尔的直觉准的可怕,回过神的空军还未看遍整座求生者公寓,便已经断定奈布不在这里了。
    皱着眉头又抬眼细细过了遍榜单,玛塔尔将视线锁定在了“佣兵”的头像上

    最后一名。

    也难怪,说到底这退休的佣兵也才二十刚出头,正是气血方刚不可一世的大男孩,此刻被人以这种方式嫌弃,伤心恐怕是难免的。
    心里想着,空军的身体已经行动起来了。

    果然还是去找杰克吧,这种时候,总得有个人陪在他身边。

    杰克慌慌张张地从自己那间英式小屋里奔了出来,监管者里没人在乎什捞子排行,就连杰克收到新衣定制的消息也只是简单的报了自己的尺码上去,如果不是玛塔尔告诉他求生者们有多么重视这个活动,他只会以为小奈布又在修整钢铁臂环而暂时冷落了自己。
    一想到那高傲倔强的小佣兵因为这种事躲起来暗自神伤,杰克就忍不住一阵的心疼。

    那可是自己恨不得天天搂在怀里宠的人啊!

    站在三张地图大门前的杰克稍稍思索,便冲着军工厂去了。
    那里烧焦的土壤和四处弥漫的硝烟味,是奈布最为习惯的环境。

    杰克快步走向废弃坦克,他有预感奈布一定在那里。

    果然,带着兜帽的瘦小身影斜跨在坦克被封死的炮塔门上,手中叮叮当当的摆弄着钢铁臂环。月光自他背后洒下,浸染的小人儿朦朦胧胧的。
    
    “小先生,请原谅我的冒昧来访。”
    
    杰克微微弯腰行了个绅士礼,随即直起身,略带焦急的扫过佣兵埋在兜帽下的脸庞。

    “只是空军小姐告知在下一些事情,使得在下认为――小先生您需要在下的陪伴。”
     
    “玛塔尔?”佣兵停下手中的活计,偏了偏头――然而杰克还未看清他的小先生的眼睛,就又被垂下的兜帽遮了视线。
      
    “哦,是‘演绎之星’的事情吧。”
     
    奈布摇了摇手中的物什,随即军工厂内又响起了清脆的敲打声。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最后一名,有什么问题吗?”
   
    杰克犹豫片刻,还是柔声答道:

    “玛塔尔小姐担心您会为此事郁郁不乐,在下也……”
      
    “担心我郁郁不乐?”将钢铁臂环放在一边,杰克终于感觉到佣兵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虽然他仍然看不到那人的眼睛。
      
    “是的,毕竟与其他的小姐先生们比起来,小先生的人气低的有些离谱。”杰克放缓了语调,尽可能的温柔“不过小先生不用担心,无论怎样在下都会……”

    冷哼一声,佣兵的声音里带了些讥笑
     
    “这就是玛塔尔没有真正成为空军的原因――一名真正的军人不应该有多余的感情。”
      
    撑在坦克上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钢铁,佣兵敛起语气中的讥讽,换为丝丝不屑
     
    “人们向来同情弱者,越是柔弱便越能激起他们的怜爱之情,声音婉转的金丝雀自能得了人们的喜爱,不过求来的庇护只会是镶了金的鸟笼。”
   
    “小先生的意思是……”
    
    手脚同时用力,佣兵越过杰克头顶,灵巧的翻身落地,夜风吹落兜帽,露出了男孩的面容,月光洒入碧色眼眸,一扫其中的暗沉晦涩,熠熠生辉的仿佛空中最为闪亮的星辰,繁华炫目,璀璨闪耀。
    
    “我的意思是:人们都很清楚,”
      
    男孩勾起唇角,笑的狂气张扬

    “豢养鹰隼,可是会被撕开喉咙的。”
     
     
     
    将纯白面具拨至一旁,原本蔚蓝的眼眸被男孩的嚣张熏染出了红丝,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杰克知道,自己兴奋起来了。
    优雅地欠身,杰克的右手轻轻摁在心口
       
    “在下早有觉悟。”

…………………………………………

小剧场:

1.
    “杰克。”
    “嗯?怎么了我的小甜心?”
    “帮我把坦克上的臂环拿下来,刚刚只顾着耍帅忘了把它带上了。”
    “……等等小先生。”
    “嗯?”
    “意思是您现在发动不了钢铁冲刺?”
    “对……你什么意思……”
    “您说呢?奈布跑不过在下的时候可不多啊~”
    “等……唔……杰……放开!”
    “不要。”

    有些担心跑过来看看的空军: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扰……

2.
    “听到没杰克。”
    “嗯?”
    “奈布说了,脆弱的金丝雀才会被人类宠爱,所以监管者中最厉害的,不是得了第一的小白脸你,而是我最后一名班恩啊!”
    “小甜心的话只是针对人类,对我们这些怪物来说,还是要看颜值的。”
    “@?#/-=&%*¥$>[]}<£……”

3.
    “奈布……”
    “嗯。”
    “在下很在意你说真正的军人不应该有多余的感情……”
    啧了一声,奈布扯住杰克的领带,抬头在他的唇角留下一个近乎撕咬的吻。
    “我退休了。”
    松开手,奈布笑得张狂。

………………………………………………

劳资的佣兵就是这么狂!

生气

打一局佣兵缓缓

【白狄】短篇两则

  
    最近事情好多只肝出来两个短篇……

     @困兽 阿拉斯加有关生贺非常对不起请您再等等我决定给您肝篇带车的大粗长(说到做到)!

    那么两则短篇希望大家喜欢

    谢谢观看(土下座)

       
      
    青断:

    春蒐结束,宫廷大宴,轻歌曼舞。
    狄仁杰向来不喜靡靡之音,扯了个巡街的理由便要告退,女帝知晓他的脾气,挥挥手应了。
    长安街上,月光清冷,四下寂静,宵禁已经开始,除了飞鸟时不时划过空中,只有两边家户门前的灯笼随风飘摇。
    百姓们知道他们的治安官无论春秋冬夏风霜雨雪都会在夜间巡街,便自发的在门口檐下挂上一个灯笼,为狄仁杰照明。
    狄仁杰曾为此事几番召集长安的绅士,让他们传达给百姓不要多费这个灯火钱,绅士们却捻胡微笑,任凭治安官费尽口舌也不答一声,狄仁杰无奈,只得由他们去了。
    春日初至,夜间清风仍是寒凉,灯火摇曳中,狄仁杰搓搓手,打了个寒颤。
    然后被从天而降的毛裘盖住了头面,桃花香丝丝缕缕,窜入鼻中。

    “长安城的治安官连如何照顾自己都不知道吗。”

    磁性的男声散发着隐隐怒气,狄仁杰默默地从毛裘下钻出来,拢拢颈处的长绒,感受到毛裘内的温暖,治安官眯起眼睛,缩了缩脖子。

    “白早上才提醒过……”
    “李白”鎏金色眸子扫了过来,又快速移开“宵禁。”
     
    李白一愣,浓浓委屈代替了怒容。
    
    “还不是因为大人……”
    
    散发着淡淡金色的眸子混合着冷清透亮的月色,斜了斜李白。
      
    “嗯?”
      
    “因为大人肯定不会参加宫中宴庆嘛。春蒐结束,连百姓都要庆祝春日到来,大人反倒要回那冷清狄府,孤灯寒照下批阅案件吗?”
      
    狄仁杰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给狄府下人们放了假,连元芳都看望弟妹去了。
    李白拎起一个酒坛,并向眼前人展示自己怀中的几味小菜,狄仁杰久练射术,目力自是强过一般人,只是一扫便认出了瓷碟中的菜肴。
    皆是自己爱吃的。
    为了正在长身体的小密探,狄府的餐桌可谓变化多端,狄仁杰又向来不挑食……
    或许是借宿狄府期间,他留意到用餐时自己更倾向于对哪种菜肴动筷子了。

    “怎么样怀英?感动不感动?”
    “费心。”治安官接过酒坛,随即向狄府方向走去。

    李白欢欣鼓舞地拥着怀中菜肴,举步就要跟上,却差点撞上了突然停步的狄仁杰,怀中一盏碟子摇晃两下,洒出几粒花生。
    治安官一手攥着毛裘领子一手举着小小的酒坛,扭头皱眉看向满面春风的李白。

    “是哪个店家还在宵禁后做生意?”
       
      
        
    最终李白劝的唇焦口燥才止了狄仁杰再去巡一遍街的冲动,尽职尽责的治安官答应回府时,李白明显松了口气。
    但也没错过狄仁杰偏头时唇角的一抹笑意。
          
    回府途中风逐渐强了起来,狄仁杰本就体寒,此刻更是受不了夜间冷风,原本并排前行的两人逐渐拉开距离,直到狄仁杰缩到了比自己高的李白身后,剑仙终于忍不住笑了。

    “大人,您这样跟着我,好像……”

    眉眼凌厉,然而通红的鼻头消了本来含有的威慑,因而并没有止住李白的言语。

    “……好像一只迷了路的小奶猫啊。”

    狠狠瞪了眼李白,薄唇刚刚张开些许便又有一阵风吹过,治安官心有不甘的闭了嘴,仍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剑仙身后。
    敛起调侃,李白有意运功调高自己的身体温度,狄仁杰愈靠愈近,直到温热的吐息攀上了剑仙背后的白衣。
    李白微微笑着,眼里满是温柔。

…………………………………………………

    狐阴:

    “何谓美人?”

    青丘狐王顿住酒盏,颇为讶异地看向好友白龙。
韩信挠了挠头,帅气阳刚的脸上满满的尴尬。

    “我在下界……遇见一个人……”

    好友的窘迫难得一见,但狐王并没有起什么捉弄的心思,一心向武的韩信终于开了窍,李白是真心地为他高兴。

    “观点不同,看法有异。”隔空操纵瓷杯落于桌上,修长洁白的手指顺势轻轻叩击紫檀木桌面。

    “美人于我,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雪为肤、以水为姿、以诗为心。”

    狐王声线慵懒,颇为耐心地一一道来

    “于你则不一定。”

    “什么不一定啊美人不就是美人吗?”

    好友文绉绉的言辞令龙族战神一脸懵逼,韩信又一次搔了搔头,瞥眉低头陷入沉思。
    李白也不急,放眼青丘远方的茫茫云雾,自斟自酌。

    “不对!”韩信突然抬头,“先不说我,你家阴阳师都不完全符合这些要求!”

    白龙终于忍不住陷入重重疑虑。

    “你果然是在诓我吧?!”

    “不。”

    被质疑的九尾狐王没有丝毫恼怒,韩信的用词很大程度上取悦了他。

    “如若完全相同,怀英可就成了我眼中千百‘美人’中的一员了。”

    好像想到了什么,李白凝视着酒杯,粲然一笑。

    “然而,他是我的‘爱人’。”

End

看着上一篇的热度我懂了你们果然只喜欢车

这让我一个辣鸡剧情流无脑甜写手怎么办

成为一名车手太难了臣妾做不到啊

噫呜呜呜求放过(再次土下座)

【白狄R18】重新开始

    
ABO操作,白A狄B

    首先,这是3月18我给 @BTD 太太发的东西


    其次,这是差不多一周后我自己发的东西

    然后,这是一个天使给我的建议


    最后,我在经历了


后,我把独轮车的唯一的轮子也卸了。

madan

所以说这辆六千多字的车你们是硬不起来的放弃吧hhhhh

https://weibo.com/6126857394/Ga3uHqItU?from=page_100505612685739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22555956812

谢谢观看我要回回神······

生贺

   
赶上了赶上了!!!!

本来没想写这么多结果写着写着停不下来了

……写的是个啥

@Star sickle 太太的生贺文

我估计是最后一个请太太原谅还望太太不要嫌弃!!!(爆哭)

是经纪人白x爱豆狄

结婚操作有

bug有但请不要在意我真的不太了解娱乐圈的事基本都是瞎编的毕竟我连快乐大本营都没看过……

ok的话请吧!

    狄仁杰是一名艺人,李白是他的经纪人。
    本来不应当是这样的,大学抱着吉他低声弹唱声音磁性优雅的是李白,写着情诗轻声吟诵撩爆女生芳心的也是李白,情场风流球场恣意连酒场都游刃有余的还是李白。然而当著名的大唐公司派出的星探来到王者大学时,却一眼相中了刚好从图书馆里走出来的李白的邻班同学

    狄

    仁

    杰

    据说是因为大唐公司的老总认为当下娱乐圈中缺少“阳刚之气”,而狄仁杰脸上用方正宋体明明白白地写着“我是直男”。
    比李白和狄仁杰高一个年级如今已经毕业且红透半边天的王昭君很是头痛,而头痛在她知道狄仁杰同意加入大唐公司后发展为全身痛,这位娱乐圈中天后级别的偶像歌手硬是挤出时间参加了两位学弟的毕业晚会,在其他人欢呼打闹时拉住狄仁杰告诫他娱乐圈的可怕,使绊子打黑枪潜规则,只凭领导的赏识和无所畏惧的“直男精神”是没办法站稳脚跟的。
    而王昭君的苦口婆心谆谆教导不知道怎么的被台上正在弹唱的李白听见了,这位王者大学的校草止住音乐调整了下麦克风,在大家都以为他要告白的时候语气舒缓表情温柔地宣布:他要成为狄仁杰的经纪人。
    王昭君僵着脸看看李白又看看狄仁杰,发现后者表现出了自和自己说话以来就没有出现过的欢欣鼓舞,看到他脸上的“我是直男”从方正宋体变圆变可爱直到成为甜甜圈体,王昭君才默默的转过头。

    妈的gay佬。

    是的,虽然李白无时无刻不在撩妹,虽然狄仁杰把我是直男写在脸上,但这都改变不了这俩人是一对儿的事实。

    如果有李白这样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经纪人为狄仁杰保驾护航,自己也不用担心什么了。虽然埋没了李白的才能,但他本人都没什么意见,自己也不好说话。王昭君叹了口气,告辞离开。

    狄仁杰和李白的偶像与经纪人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老总的眼光果真毒辣,狄仁杰刚一出道就吸引了众多男女的眼球。在遍地伪娘的娱乐圈里突然出现的初恋男友般青涩耿直的大男孩分分钟戳爆女生们的少女心;而率真还有点小毒舌的性格则让男生们产生了极大的认同感:谁说现在的男生都得娘兮兮的,你看狄仁杰,你看狄仁杰,多好的直男。
    所以狄仁杰在短短的时间内积累巨大的人气,而极为刚正的三观和良好的履历也获得了老一辈人的首肯。如今的狄仁杰早已是红透半边天,能与摇滚巨星嬴政平起平坐的横跨音乐与演艺的爱豆了。

    其实狄仁杰也有另一面,比如在任何场地的专属休息室里,如果粉丝们愿意忽视李白的存在的话,狄仁杰这种衣衫半解面色潮红呼吸不稳眼波流转的样子,还是非常性感的。

    “哈……李白停……快要上场了……嗯……”
    “还早。”
    “不……妆……花了……”
    “我补。”
    “嗯……哈”
    “叫的这么好听是想要了吗。”
    “……滚。”

    李白从善如流的挪开了自己不停揉捏狄仁杰臀部的手,却仍然压在他身上不肯离开。

    “怀英都不怎么关注我了呢。”

    委委屈屈的出声,李白把脸埋在狄仁杰脖颈处,闹别扭似的。

    “明明以前那么温柔……”

    狄仁杰被他弄的痒痒的,偏头细想也没能回想起自己以前是多么“温柔”。

    “李白”伸手推推身上的人“我该走了。”
    “哦。”

    不知怎的那人突然不闹了,站起身理理衣衫快速帮狄仁杰补好了妆,其实狄仁杰本人并不喜欢涂涂抹抹,所以往往都只是简单涂个润唇膏之类的东西就上台了。

    “宝贝乖乖的哦~我过会去找你。”
    “哦,别叫我宝贝。”

    李白带来的燥热还没消退,狄仁杰的大脑仍不太听指挥,所以他只听到了“宝贝”却没注意到李白的“过会去找你”。
    不然他肯定能意识到这个活动要持续一整天晚上还有晚宴……经纪人是不能和艺人见面的。

    台上的狄仁杰焕发着与台下时一样的光芒,举手投足都能引起粉丝们的阵阵尖叫,男孩女孩挥舞着荧光棒,激动的恨不得跳到台上。

    偶像歌手、摇滚巨星和时尚教父很是欣慰,后辈的崛起让他们有种后继有人的感觉。

    节目降临尾声,穿着暴露的主持人站在狄仁杰旁边,狄仁杰下意识的向旁边移了一小步。

    观众尖叫起来。

    主持人不甚在意,说了一些场面话后话锋一转,在本应至结束词的时间问了一个新问题。

    “作为如今新时代的明星,仁杰一路走来想必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那么仁杰,请问在你奋斗的路上,有特别难忘,或者想感谢的人吗?”

    狄仁杰下意识接过话筒,举在嘴边却没有说话,他抬眼盯着天花板,少顷,才开口轻声道:

    “是的。”

    “我的父母恩师朋友前辈……就不一一罗列了。”

    “我最想感谢的,是我的经纪人。”

    “他给了我踏入娱乐圈的勇气,他陪我踏过最艰难的坎坷,他……”

    微微闭目,思索一番大致估计那人已经离开场地,这才接了下去

    “他成就了现在的我。”

    “我很感谢他。”

    说到动情处的狄仁杰没有注意到现场bgm的改变,而在他举起话筒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被主持人打断了话语。

    观众发出不满的嘘声。

    “从仁杰的话中我们可以听出仁杰和他经纪人之间深厚情感啊,那么现在让我们掌声有请仁杰的经纪人――李白!欢迎他!”

    狄仁杰的粉丝大多都是知道李白的,这位常年一席白衣的才子即使隐身幕后亦能焕发出珍珠般的光芒,作为经纪人甚至有了自己的粉丝团。

    李白露出脸时台下竟安静了,身着黑色西服的帅气男子缓步走向舞台中央的狄仁杰,灯光变暗,聚光灯打起,仿佛一幅泼墨山水画从他脚下延伸出来,渲染了整个场地。

    此时的狄仁杰并没有思考为什么李白还没有离开之类的问题,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

    这人化了妆真好看。

    李白没有向主持人或者台上的诸位前辈打招呼,也没有对台下隐隐躁动起来的观众挥挥手,他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走向狄仁杰,接近他的整个世界。

    当他停在狄仁杰旁边时,才转头扫了眼台上身价过亿的明星和台下屏住了呼吸的粉丝们。

    王昭君早就拉着其他两位巨星退至一旁,主持人也不见踪影。

    聚光灯打在他和狄仁杰身上,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

    李白握住狄仁杰的手,拿走话筒,按键关闭,放在地上。

    顺势单膝触地。

    藏了许久的戒指终于暴露在众人面前。

“风雨路遥同珍重,

  不负尘缘不负卿。”

    几年后,这两个有着“娱乐圈模范夫夫”的人作为特邀嘉宾加盟了一项以王昭君为主持人的情感节目。
    节目进行的很顺利,直到观众问答环节。
    王昭君点起了一名女生。

    “你好,请问你的名字?”
    “主持人好,‘最佳夫夫’好!我叫S”
    “S同学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是的,这两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女生面上泛红,可以感觉得到的激动“对李白先生来说,出道的话应该可以获得很好的人气和收入吧,为什么在大学毕业时选择成为经纪人而不是艺人呢?”
   
    闻言李白和狄仁杰同时一愣,观众席上却响起了阵阵嗡鸣,女孩的问题契合了许多粉丝的内心疑问。
    李白勾起唇角看了看手执话筒的女孩,随即眉眼弯弯地执起狄仁杰落在他旁边的手,活像撒娇的孩童般摇了又摇,示意狄仁杰回答。
    而狄仁杰却别开视线,抬头认真研究起屋顶的聚光灯,对观众隐隐地喧闹和王昭君的催促充耳不闻――直到李白抬手覆住他的眼瞳并低声抱怨“盯着灯光看对眼睛不好”之类的话后,才颇为无奈的收回目光瞪了李白一眼,面上带着可疑的绯红望向S。

    “同学刚刚说什么?我走神了没听清。”

    王昭君失笑,这么久了狄仁杰逃避问题的方式仍然是这么简单粗暴毫无诚意,不愧是有“直男”称号的人。
    假装没有听到言辞中示弱的意味,王昭君抢在女孩前将问题又重复了一次。
    台下的观众们早已被台上卿卿我我的小动作塞的满嘴狗粮,说什么也不愿放过狄仁杰,喧闹逐渐变大,要求狄仁杰回答。
    台上英气的男子已经满脸飞红,求饶似地看向观众却被不依不饶的气势凶了回来,眼神飘忽鼻头通红,终于败下阵来。

    “就是……就是那个……”即使有麦克风的扩音仍然声如蚊呐。
    “哪个?”
    “就是……就是……”狄仁杰终于忍无可忍,破罐破摔似的吼了出来:

    “就是不想让你们看到他啊!”

    半晌寂静,随后棚内爆发出的叹谓声足以掀翻房顶。

    “噫~~~!!!!”

    李白却是在暴风骤雨中一把揽过人儿将其埋入自己怀里,只留个通红的耳尖给观众们肖想。偏头任凭栗色短发垂落,左手轻拍那人战栗的背,右手食指压上了微翘的唇。

    “嘘。”

    李白的容貌本就极盛,岁月流逝并没有带走他的俊美反倒为其添了几份成熟优雅,简单的几个动作却不由得让所有人听从他指令安静下来。

    王昭君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前爱豆,在这样的环境下仍能微笑着问向忘记呼吸的女孩:

    “好,S同学,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啊,嗯,是的!”女孩大梦初醒般的抬起话筒“是这样的,我之前看过狄先生的访片,狄先生大学时本来是想成为制作人或者经纪人吧?为什么最后选择成为爱豆了呢?”

    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的狄仁杰早就推开了李白,挺直身板坐在沙发上,只剩浅浅的红晕还未退去,闻言却又是呆愣了一瞬,而后又被李白一把揽了回去。

    “为什么呢……”装作苦恼的轻轻重复一遍,李白笑了起来

    “因为我想让你们看到他啊。”

    “让你们看到,这么好的人”

    “是我的。”

End.

谢谢观看(鞠躬)

等价交换

全文1w3+

看内容就知道我是从寒假开始写的

对就是因为它我跳过了情人节元宵节除夕夜所有可以发贺文的时间(其实就是懒)


其实我在写这篇文的时候在想啊,


如果李白不是一个见谁撩谁男女通吃的青莲剑仙,那他就只是一个文采好的普通人


如果狄仁杰不是洁癖严重强迫症晚期的断案大师,那他就只是一个有责任心的普通人


他们也会欢喜也会悲伤也会幸福也会无奈


他们只是一对长安与江湖的有情人。


所以答应我,

 

不要急着向下拉找车,这个我没写

 

也不要大概过上一遍迫于友好关系随手点了红心蓝手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希望有人可以认真看完一遍然后留下你的感想

 

鼓励也好批评也罢,让我知道我这么久的构思和遣词造句是有价值的。

 

谢谢

 

爱你们么么哒

 

有小可爱说链接打不开,我就分成两部分发了

 

上:https://shimo.im/docs/JOzewii4Fyc21nbl/

下:https://shimo.im/docs/Stz5aoMAdqo8lfjP/


石墨打不开请走微博!!!

https://weibo.com/612685739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_rnd1520949185817


madan累死了


下作了少许改动,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看。

请告诉我能看了!!!

 

车补在番外

番外有三篇

三篇都没写

··········

今年一定写完

一脚跨过百粉的边缘.jpg

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