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我流佣兵(对演绎之星活动结果的发泄)


演绎之星结果气炸我了。

劳资这样宠着的小佣兵就是这样被嫌弃的?!

呵呵!

既然一直在游戏里用佣兵没什么帮助

干脆在同人里好好狂一把吧。

我流佣兵

已交往设定

谢谢观看

    演义之星的结果刚刚公布。
    园丁看了眼版报便欢呼一声冲了出去,求生者们老远都能听到厂长被撞后的闷哼和园丁的尖叫。
    空军虽说是个士兵,但到底也是个女孩子。人站在板前微微笑着,魂却已经神游天外,开始琢磨这新衣服究竟会是什么款式。
    医生和机械师虽然落榜,但第三第四的人气却是给她们挣足了面子,尤其是机械师,刚进入庄园不久就积累了如此巨大的人气。虽说无缘新衣,但也心满意足了。
    男士们也没有对这榜单表达什么不满。律师自持上等人身份高贵,不屑得和其他人争上一争;冒险家沉迷小人国,对榜单排行不闻不问;慈善家与魔术师人气相差不多,此刻便是聚在一起交谈甚欢,对着榜单评头论足;前锋站在一遍试图插进几句话,却实在是跟不上文人的思路,转转橄榄球,干脆闭上嘴巴专心听讲。

    没有佣兵的身影。

    同为上过战场的士兵,玛塔尔的直觉准的可怕,回过神的空军还未看遍整座求生者公寓,便已经断定奈布不在这里了。
    皱着眉头又抬眼细细过了遍榜单,玛塔尔将视线锁定在了“佣兵”的头像上

    最后一名。

    也难怪,说到底这退休的佣兵也才二十刚出头,正是气血方刚不可一世的大男孩,此刻被人以这种方式嫌弃,伤心恐怕是难免的。
    心里想着,空军的身体已经行动起来了。

    果然还是去找杰克吧,这种时候,总得有个人陪在他身边。

    杰克慌慌张张地从自己那间英式小屋里奔了出来,监管者里没人在乎什捞子排行,就连杰克收到新衣定制的消息也只是简单的报了自己的尺码上去,如果不是玛塔尔告诉他求生者们有多么重视这个活动,他只会以为小奈布又在修整钢铁臂环而暂时冷落了自己。
    一想到那高傲倔强的小佣兵因为这种事躲起来暗自神伤,杰克就忍不住一阵的心疼。

    那可是自己恨不得天天搂在怀里宠的人啊!

    站在三张地图大门前的杰克稍稍思索,便冲着军工厂去了。
    那里烧焦的土壤和四处弥漫的硝烟味,是奈布最为习惯的环境。

    杰克快步走向废弃坦克,他有预感奈布一定在那里。

    果然,带着兜帽的瘦小身影斜跨在坦克被封死的炮塔门上,手中叮叮当当的摆弄着钢铁臂环。月光自他背后洒下,浸染的小人儿朦朦胧胧的。
    
    “小先生,请原谅我的冒昧来访。”
    
    杰克微微弯腰行了个绅士礼,随即直起身,略带焦急的扫过佣兵埋在兜帽下的脸庞。

    “只是空军小姐告知在下一些事情,使得在下认为――小先生您需要在下的陪伴。”
     
    “玛塔尔?”佣兵停下手中的活计,偏了偏头――然而杰克还未看清他的小先生的眼睛,就又被垂下的兜帽遮了视线。
      
    “哦,是‘演绎之星’的事情吧。”
     
    奈布摇了摇手中的物什,随即军工厂内又响起了清脆的敲打声。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最后一名,有什么问题吗?”
   
    杰克犹豫片刻,还是柔声答道:

    “玛塔尔小姐担心您会为此事郁郁不乐,在下也……”
      
    “担心我郁郁不乐?”将钢铁臂环放在一边,杰克终于感觉到佣兵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虽然他仍然看不到那人的眼睛。
      
    “是的,毕竟与其他的小姐先生们比起来,小先生的人气低的有些离谱。”杰克放缓了语调,尽可能的温柔“不过小先生不用担心,无论怎样在下都会……”

    冷哼一声,佣兵的声音里带了些讥笑
     
    “这就是玛塔尔没有真正成为空军的原因――一名真正的军人不应该有多余的感情。”
      
    撑在坦克上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钢铁,佣兵敛起语气中的讥讽,换为丝丝不屑
     
    “人们向来同情弱者,越是柔弱便越能激起他们的怜爱之情,声音婉转的金丝雀自能得了人们的喜爱,不过求来的庇护只会是镶了金的鸟笼。”
   
    “小先生的意思是……”
    
    手脚同时用力,佣兵越过杰克头顶,灵巧的翻身落地,夜风吹落兜帽,露出了男孩的面容,月光洒入碧色眼眸,一扫其中的暗沉晦涩,熠熠生辉的仿佛空中最为闪亮的星辰,繁华炫目,璀璨闪耀。
    
    “我的意思是:人们都很清楚,”
      
    男孩勾起唇角,笑的狂气张扬

    “豢养鹰隼,可是会被撕开喉咙的。”
     
     
     
    将纯白面具拨至一旁,原本蔚蓝的眼眸被男孩的嚣张熏染出了红丝,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杰克知道,自己兴奋起来了。
    优雅地欠身,杰克的右手轻轻摁在心口
       
    “在下早有觉悟。”

…………………………………………

小剧场:

1.
    “杰克。”
    “嗯?怎么了我的小甜心?”
    “帮我把坦克上的臂环拿下来,刚刚只顾着耍帅忘了把它带上了。”
    “……等等小先生。”
    “嗯?”
    “意思是您现在发动不了钢铁冲刺?”
    “对……你什么意思……”
    “您说呢?奈布跑不过在下的时候可不多啊~”
    “等……唔……杰……放开!”
    “不要。”

    有些担心跑过来看看的空军: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扰……

2.
    “听到没杰克。”
    “嗯?”
    “奈布说了,脆弱的金丝雀才会被人类宠爱,所以监管者中最厉害的,不是得了第一的小白脸你,而是我最后一名班恩啊!”
    “小甜心的话只是针对人类,对我们这些怪物来说,还是要看颜值的。”
    “@?#/-=&%*¥$>[]}<£……”

3.
    “奈布……”
    “嗯。”
    “在下很在意你说真正的军人不应该有多余的感情……”
    啧了一声,奈布扯住杰克的领带,抬头在他的唇角留下一个近乎撕咬的吻。
    “我退休了。”
    松开手,奈布笑得张狂。

………………………………………………

劳资的佣兵就是这么狂!

生气

打一局佣兵缓缓

评论(10)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