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元旦快乐!(假装不知道平安夜和圣诞节是什么)

潜水太久······再不说点什么感觉要缺氧

 

但是因为还没有考完试所以换口气还得潜

 

还有人记得我喵?

 

(没有的话,这里是新人报道~)

 

哦对了,太久没动笔导致人物ooc(尤其是范海辛)

 

看着乐呵一下就行了千万别深究……

 

谢谢!

 

    峡谷里英雄们的生活并不轻松,更何况是被称为峡谷第一帅的李白,每周休息的时间总是少得可怜。

    然而上周无论哪个皮的李白都出场超过了健康上线,控制室里的主君看着潇洒不羁的青莲剑仙把将进酒使的像森之风灵的大风来;神秘优雅的范海辛拖着剑画神来之笔,只不过刚刚画了半圈,造物大师就蹦蹦跳跳的从另半边没封上的口中窜了出来并回身一炮拿下了人头;白发飘飘白衣摇摇的凤求凰比其他李白更能看出浓重的黑眼圈;千年狐就差现出原形窝在草丛里睡上一觉;就连军队出身的毁灭机甲所有的动作都明显慢了下来,掩盖不住的疲态让逐梦之影都忍不下心和他抢野……面对这样的李白们,主君不得不封锁了召唤师的召唤途径,好让峡谷男神们稍加休息。

    然而好容易得了空闲的李白们却在出了控制室后一扫阴霾,容光焕发地对视一眼后便满峡谷将进酒的找各自的怀英,在对战时和主君面前的那副“再不休息就要死了”的样子消失的荡然无存,看这矫健的步伐、看这飘逸的身姿……

 

    无视主君打开控制面板迅速将狄仁杰的资料设置为限免的话,他笑的倒很是慈祥。

 

    得知狄仁杰被限免后的李白们闷闷不乐地回到位于王者峡谷的李宅,他们都很清楚自己家恋人的出场率有多高。

    “主君这一招真够阴险的。”青莲剑仙愤愤地把弄着酒葫芦“我们刚刚可以休息就把怀英限免?什么意思?”

    “我亲爱的孩子们,”范海辛捞起身边的一根长棍当做控制手杖,压低声音模仿主君“赶紧滚去睡一觉然后起来继续上场,说不准还能遇到你们的怀英呢。”

    “人心,果真繁复难测,刁钻恶毒。”千年狐将下巴抵在桌上,飞机耳都折了出来。

    话向来不多的凤求凰揉着眼睛,恨恨地点头。

    “其实……”毁灭机甲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果然我还是觉得不太好,本来我们就可以休息了,如果不这样故作疲乏姿态的话或许会有一个正常的假期,超时空……我是说狄仁杰前辈们也不会因此被限免受累……说到底,还是我们的不对吧。”

    “……老实人,孤立你。”

    “诶?”

 

    范海辛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这个傻里傻气的同体和青莲剑仙争辩,但是嘴拙如毁灭机甲怎么可能说的过那个老油条,说起来也真是奇怪,明明都是“李白”的同体,但除了样貌,毁灭机甲几乎再没有和他们相似的地方,爆棚的正义感反倒更像狄仁杰们……除了自家的那个。

    说起魔术师范海辛就很是无奈,虽说他的同体们之前还嫉妒他有一个如此主动会撩的怀英,但其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断案大师受不住青莲剑仙的死缠烂打;阴阳师受不住千年狐的邪魅一笑;锦衣卫到底保守,所以凤求凰什么都不用说,只凭那张帅气的脸都够他脸红很久;可是魔术师――他的自由、嚣张和混沌善良真的让范海辛感到棘手。


    不过对世界顶级的猎魔人来说,势均力敌的战斗才有意思。


    “我好想断案”不知什么时候那边毫无意义的争执停了下来,范海辛回过神就看到青莲委屈巴巴地趴在桌子上,连呆毛都蔫了下来“这几日我忙的一塌糊涂根本没时间去狄府,偷偷从战场上溜走几次还都被召唤术扯了回去,遇见的小耗子也总是在对面躲我躲的神出鬼没,也不知道怀英有没有好好吃早饭……他早上要是不喝碗莲子羹胃会痛的……”

    凤求凰拍了拍青莲的呆毛,把酒葫芦中的酒蓄满递了回去。

    “女帝时不时会赏给怀英一些好酒,怀英都会给我留着,”青莲看着葫芦,陷于回忆无法自拔“有时候拗我不过会和我一起喝,我的怀英酒行尚浅,稍稍喝一点就会面红沉醉,无论是桃花酿还是女儿红,标准的一杯倒,但他也只有在我身边才会安稳睡去……虽然第二天会责怪我耽误他批改公文……等等,”栗色呆毛突然直立,青莲大梦初醒般的瞪着其他同体“你们什么都没听见!”

   “好好好,什么都没听见”范海辛抱臂后仰,靠在背椅上“好像听见了能怎么样似的,你是觉得我们对你家断案有意思啊还是我灌的醉魔术师啊?”

    青莲突然满脸同情地看着范海辛。

    “唉……”千年狐垂下眸子,坐直身体,召出元魂珠,点在指尖轻轻旋转“酒倒是有好酒,只是举杯消愁,愁更愁啊。”

    “……”范海辛侧侧头,从帽檐另一边看千年狐“狐王您这是怎么了”

    “想阴阳师。”千年狐撩人的桃花眼无精打采“存了那么久的千里香只有我一个人喝。”

    “我可以……”

    “滚。”

    “那阴阳师……”

    “没空”搂着元魂珠瘫倒在桌上,千年狐的耳朵彻底塌了下来“皇家阴阳寮戒律森严,我和怀英几乎都见不着面……偏偏怀英还就是那么个认真性子,皇室安排下来的事非要去完成。你们说,就一只食发鬼,就扰了公主一夜清梦,居然就要让皇家首席阴阳师没日没夜的守三天?气的我把那只食发鬼吃……不是,打残了。”

    “哦,我还以为你直接现了原形冲进皇宫挟持了公主要他们拿阴阳师来换呢。”

    “……不错的主意诶。”

    “你要是真干出来阴阳师会扒了你的狐狸皮的。不过你知足吧,阴阳师好歹还忠于皇室,如果愿意你可以偷偷溜进去跟他见一面――可魔术师呢?他的‘HOMELESS’自己根本就没在管,几次我过去找他都被黑猫告知:‘大人外出中,您有什么事可以先写在这张纸上,待大人回来我会转告他的。’几个星期后我再过去,黑猫递过来的纸都是同一张。”

    没理会范海辛,千年狐抱着元魂珠沉浸在“我要阴阳师没有阴阳师我不开心”的心情里。

    叹口气,范海辛反手将自己身上的酒壶递给坐在身旁的凤求凰。

    “你那仙宫琼酿也分我……上帝啊!”外面蓦然响起的雷鸣惊到了猎魔人“这是你弄的吗?!”

    神兽身边的气压极低,凤求凰爬在桌上任凭外面风雷聚集。

    “主君可以操纵天气保证对战平台不受影响,”范海辛推了推白凤。

    “锦衣卫……”

    “所以你这样只会把我们的房子淹了。”

    “对!”白凤突然坐起,直愣愣地盯着范海辛“不能这样!”

    范海辛松了口气:“白斩鸡你还能交流真的太棒了……”

    “锦衣卫不喜欢打雷!”

    

    ……

 

    范海辛:不,别看我,我刚刚没说话。

    “魔术师也不喜欢……”范海辛强撑着下巴转移话题“他说如果打雷的话就听不到我靠近他的声音……明明我也没想干什么……停停停!”范海辛突然激动起来“我们好容易聚在一起,你们就不能谈些别的?我们都是正常男人吧?会有其他话题吧?”

    …………

    “嗯……范海辛先生”一直低头刷控制面板的毁灭机甲关掉面板,把椅子向后挪了挪,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其实……您所有的话也都没有离开过魔术师前辈。”

     

    …………

    

    “毁灭机甲,你和超时空是不是处的不错啊?”深吸一口气,范海辛笑的和蔼。

    “诶?是……是挺好的。”

    范海辛冷漠地看着面板下自己的脸上出现红晕,然后移开了视线。

    WTH。

    “那超时空答应你了么?拉过手了么?”

    “啊?”

    “亲过了么上过床了么结婚日期定了么?”

    “……啊?”

    “孩……”

    “行了你别欺负毁灭。”青莲夺过范海辛手中的酒壶给他灌了一壶的桃花酿“人家都是小年轻正在春心萌动你来我往我们看破不说破嘛。”

    灌了一口酒,范海辛才不情不愿地住了口。

    “毁灭你别管他,平时他的话没这么多,不过这不是好久没见到魔术师了嘛,心里焦躁,你看他人设都崩了,理解一下。”

    递过去一杯酒被毁灭机甲摇头拒绝,青莲剑仙毫不在意的耸耸肩,自己一口闷了下去。

    “不过,说真的,毁灭,超时空那小子我们都了解,你指望他有自知之明是不可能的,不然你强上吧?”

    “不不不……其实在第一次战斗之后,我们约定了每周见面的时间。”毁灭机甲慌张地摇了摇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

        ???!!!

    “你们开始约会了?!”

    “超时空竟然开窍了?!”

    “你竟然会撩了?!”

    “叽?!”

     哦,神兽好像太震惊以至于本音都出来了。

    然而在场的人中没人在意这一声格格不入的感叹词,他们都被这一消息惊到了。

    “为……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个呆头呆脑的愣小子能这么快撩到那个低情商啊?你知道我追断案追了多久吗?我之前还奇怪明明是个没有位移的短腿射手为什么那么难追,早上送饭晚上守夜还帮他抓犯人才允许我从正门进!第一次吻我还是因为我帮他抓犯人时受了重伤!虽然我是假装的吧……”

    “阴阳师定要和我辩什么人妖殊途,说什么不尊天道,最后逼得我没办法才弄了个什么天象,让皇室认我为护国神兽把阴阳师‘献’给了我才得手的……”

    “嗯,吾顺便威胁锦衣卫的王,若是他继续对吾居于锦衣卫的府邸有异议吾便毁其宗室,王族这才不来烦吾的……”

    “哈哈哈我破了魔术师的不败神话所以他得听我的……”

    ····························

    “咚!”

    非常巨大的敲门声。

 

    “下午好啊!毁灭机甲!”

    活力四射――不过好像有些发颤的电流音。

    “下午好,超时空。”无视身边突然静音的前辈们,毁灭机甲走到外院打开大门,冲门口的超时空微笑道。

    “哇,超时空啊。”青莲剑仙松了口气,看向其他同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断案在门口……”

    惊魂未定的同体们纷纷点头表示加一。

    “啊……前辈们都……在啊……啊哈哈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下午……毁灭机甲快快我们走了。”

    “这么着急?超时空真的开窍了?”千年狐有些意外,向超时空点头示意后转头看向凤求凰,得到神兽一个优雅的耸肩“还好不是锦衣卫,他还不知道王室为什么突然对吾不感兴趣了……”

    “等等啊超时空,你问候过了,我还没有呢。”毁灭机甲仍然温和地笑着,接着微微向范海辛他们被门板挡住的方向欠了欠身,咬字清晰有力,发音字正腔圆:

    “断案大师前辈、阴阳师前辈、锦衣卫前辈、魔术师前辈,下午好。”

    “是的,十几分钟前我收到了主君取消您们限免的通知。”

    “如果您们想找青莲剑仙前辈、千年之狐前辈、凤求凰前辈、范海辛前辈,他们就在里面。”

    “我与超时空有约,就先不打扰诸位了。”

    “祝您们有一个愉快的下午。”

    “再见。”

    当毁灭机甲离开并贴心的把门开到最大后,屋内呆若木鸡的李白们终于看到了门口气压极低的狄仁杰们。

 

    “好久不见,范海辛,我觉得我们得谈谈有关:‘我要听你的’是什么意思。”                

                                                                by―旋转着扑克抢的魔术师。

    “千年之狐,你有一分钟的时间解释你刚刚的话。”

                                                    by―手中血色符咒猎猎作响的阴阳师。

    “凤求凰,从现在起滚回你的鸡窝。”

                                                                       by―短剑出鞘的锦衣卫。

    “……”

                                                             by―抽令牌直接上的断案大师。

    约莫半分钟后……

    “怀英!!我错了!!!”

 

    毁灭机甲切开绝对是黑的!

                                                             by―惹了恋人哄不好的李白们。

 

             ····························

 

    “哇,我还没见过他们这么生气过。”

    走在毁灭机甲旁边的超时空心有余悸,悄悄地回头望了望沦落为人间地狱的李宅,却被毁灭机甲一把揽了回来。

    “不是要solo吗?你来挑地点吧。”

    “火焰山吧!”超时空瞬间忘了那边还在受苦的李白前辈们“那个场景你是不是还没有去过?”

    “还没有和你去过。”毁灭微笑着摸了摸超时空的头发,意有所指。

    “诶?所有的火焰山大作战我们都没有排到过吗?”超时空皱起眉想了想“那还真是不巧……你怎么了?”

    “不……没事。”稳住重心,毁灭机甲清了清嗓子“我们走吧。”

    “好!”超时空当即冲了出去“跨时空追捕,出动!”

 

              ······························

 

    望着超时空的背影,毁灭机甲有些无语。

    好吧,超时空确实要比想象中的更……低情商……

    看来不能再卖李白前辈们了,毕竟还需要从他们那里获取经验。

    唉,任重而道远啊……


End


谢谢观看啦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评论(1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