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白狄〕我回来了

          
上面不是名字是在说我
          
设定时间为李白三入长安
         
ooc巨大
(真的,巨大。)
          
脑洞不够,毁人设来凑
         
……绝望
          
谢谢观看(鞠躬)
            
          
        
    青莲剑仙,三入长安了。
    “李白三入长安,定会掀起一翻混乱。”紧盯着属下呈上来的密报,治安官面色凝重“吩咐下去:东西集市全天都要有人监管;各个酒家青楼必须有人巡逻;通知李靖将军,禁卫军要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做好皇宫的守卫工作;元芳……”
    “大人请说!”
    “你去跟着李白,任何行迹都要向我汇报――不许吃他给的糖葫芦。”
    “桂花糕可以么?”
    “不行。”
               
    目送属下领命离开,当元芳耷拉下来的大耳朵也消失在门口时,狄仁杰伸手摁住自己胀痛的太阳穴。
              
            
    “好久不见啊,大人。”
    “你还是回来了。”
    放下手,狄仁杰抬眼看着房梁上漫不经心把玩着青莲剑的白衣人,神色复杂。
    “为什么不回来呢?长安的繁华誉满天下,即使是遥远的理想国,也流传大唐遍地黄金的言论呢。”
    白衣人不以为意,随手将剑穗打了个结。
    “更何况……”
    “你明知我不是在说这个,”顿了顿,狄仁杰还是问了出来
    “你……原谅了么?”
    “呵,原谅?怎么可能!”李白猛的拉开剑穗坐直身体“那可是我的家乡!”
    手搭在案几上,捏住令牌“那你此番回来……”撇目皱眉,狄仁杰紧张之色渐显“……是为了复仇?”
        
    沉默蜿蜒。
        
    沉默大多数时候等同于默认,狄仁杰心里一凉,抄起金色令牌甩了出去,试图将这身法轻盈的谪仙眩晕住。
    然而还是没有剑仙快。
         
    “李某前两次入长安,同样时间同样地点,可不见大人如此戒备啊。”
    金色令牌被剑鞘轻易挑飞,剑仙从梁上跃下欺上治安官的身,除去横在脖颈上微微出鞘的青莲剑,他们的姿势暧昧的有如热恋中的情侣。
    狄仁杰头昏脑胀,李白压上来时可没有顾及速度,导致治安官的头直接撞上了地板。
    但狄大人并没有被撞傻,耳鸣声中他也听见并理解了李白的话,不由得羞躁起来。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如何在李白身下承欢的――就在这个房间。
            
    这几乎是李白离开长安时他所有的慰籍了。
             
    “因为彼……嘶……彼时也不见你有如此心思!”
    “哪种心思?”青莲剑向下压了压,在脖颈上压出一道红痕。“杀掉武曌、毁了长安,为我西域报仇?”
    “你!!!”
    感觉到身下的身体骤然绷紧,那人的表情也是满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李白恶劣的笑起来。
    “开玩笑的。”
    “!!!???”
    青莲剑回鞘,轻巧的没有一点声音。
    “长安繁华,百姓淳朴,李某没有理由毁了它。”
    “……那……”
    “至于武曌,”剑仙半眯起绿榴石般的眸“调查过了,李某向她道歉……她说的没错,西域皇族的确在拿平民进行魔种实验,这种于国于民都没有好处的事……”顿了顿“他们该死。”
    “???!!!”
    “若以帝王身份考虑:她的征伐,我无可厚非”李白坐直了身体,伸手为狄仁杰揉了揉头,从刚才开始,眼前这人的嘴巴就没合上过,虽然白齿红舌无辜的让李白想狠狠的蹂躏一下,但这个时候却让他不由得反思是不是真的撞傻他了“你没事吧?”
    “啊?哦没事。”慌慌张张甩了甩头,狄仁杰勉强收住脸上惊愕的神情,嫩舌被红唇遮住,引的李白一阵惋惜“所以你现在是在……忏悔?”
    “忏悔……怎么,马克还没离开长安?”嗤笑一声,李白一脸的不屑“当然不,我只是说西域的皇家贵族该死。但你大唐铁骑在进军途中杀害了多少无辜百姓,估计连自己都不清楚吧。”
           
    狄仁杰噤了声,视线移向一旁:战争必定会出现平民的伤亡,这不可能被改变――但他还没有狠心到觉得那些生命都是无所谓的。
    李白也一样。
    “李某不是不能明白战争毁百姓的道理,”李白闷闷的出声,唤回了狄仁杰的视线,应该是错觉吧,狄仁杰总觉得李白的眸子有些潮湿“我只是不甘心!”
    “城东姑娘会送上清水一杯,央求我讲讲大唐的故事;城南酒家的老板是个豪爽汉子,总要与我一拼酒量,若是输了便不收钱;城中少年以杂技为生,定要我说出与大唐艺人孰高孰低……”
    “现在他们都不在了。”
    狄仁杰伸向他肩膀的手在接触到李白的视线后犹疑着变了方向,蜻蜓点水般触上了他的面颊。家乡被毁的精神压力和奔波求实的身体劳累将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谪仙打磨的饱经风霜,他不再向曾经那样潇洒风流、放浪不羁,相反,他的神色中已经带了掩不住的疲惫。
        
    纵为谪仙也抵不过时间流逝,世事无常。
           
    “所以我要去面见武帝,要求她为西域无辜惨死的百姓修建万人冢,并亲自登冢为其安魂。”握住狄仁杰明显僵硬了的手,李白直视着治安官鎏金色的双眸“我必须这么做。”
    狄仁杰出乎意料地没有挣扎,但他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白不自觉的加大了手的力道。
              
               
    “我陪你去。”
    狄仁杰突然开口。
    “你别误会,只是以我的身份做掩护更容易面见到陛下罢了,”撑起身体,赤金色的眸子扫了一眼李白,又快速挪开“百姓终究是无辜的。”
    “但你若是企图做一些对陛下不利的事情”忽的转回视线“无论怎样我都会阻止你……诶?”  
    导致治安官语气改变的原因就在他的面前。视野中李白勾起的唇角和晶亮的眼眸让狄仁杰仿佛看到了那个初进长安踌躇满志的青年。
              
            
    “谢大人,但李某已经去过了。”
    “???!!!”
           
    看着治安官严肃冷酷的冰山脸崩塌是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情,这往往代表着狄大人向来冷静的情绪产生了巨大波动。
          
    但李白明显乐在其中。
         
    “小耗子需要历练啊,塞外一别后居然回来的比我李某还慢,”挑起狄仁杰垂落的发丝捏在手中把玩,口中毫不客气的调笑着王都密探“李某都入宫面圣出来了,他才将消息带回来……好吧李某就是在夸自己的轻功又进步了。”
    “等等……”
    “是的,李某已经同女帝谈过,她同意了。”
    “什么……”
    “她说无论怎样,平民都不应担负王族的罪过,确实应该安抚西域枉死之人的冤魂。”
    “你是说……”
    “日期定在初五,明日上朝你就知道了。”
    “……”
    狄仁杰没有说话,不过可能是因为他又一次震惊的合不拢嘴。
    这次李白不再克制自己,猛摁下呆愣着的狄仁杰――左手很贴心的护住后脑――俯下身子便开始掠夺身下人口中的津液,狄仁杰被压了个措手不及,没反应过来就被入侵了口唇。
    李白的舌轻车熟路地划过牙冠、上颚,卷住对方还懵着的嫩舌与之共舞,这么久过去了,狄仁杰的吻技仍然糟糕的一塌糊涂,而李白却沉迷于挑逗他的僵硬,在狄仁杰因为不适而逐渐开始挣扎时,李白终于放开了他,转而搂住狄仁杰并不结实的腰身,将脸埋在他的颈侧。
    狄仁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等待缺氧带来的眩晕消失。
    “怀英,”
    但他没漏过李白颤抖的声音。
    “李某……我很高兴。”
    “先去面见武帝,是因为不知她待李某是敌是友,如果是敌,某自行逃脱便是,不会为大人带来麻烦。”
    “如此看来,陛下待你定是宽厚。”狄仁杰侧了侧头,以便能听清李白的话
    “不及你。”
    感觉到耳侧温度的升高,李白轻轻的笑了。
    “李某曾想象大人会与某一同面见女帝。但后来想了又想,如果女帝怪罪下来,大人岂不是死罪,就算不是死罪,也要永远离开长安……”
    “所以李某便没有先来见大人。”
    “未曾想大人原来愿意……大人愿意与某一同……”
    “我说了是因为百姓!”
    “好好好,因为百姓,因为百姓。”
    李白笑着应下。
    狄仁杰撇开目光,
    “……可能……也有一点你的缘故吧……”
    李白的笑顿住了。
    许久不见动静的狄仁杰疑惑的看了回来。
    上挑的唇,略贱兮兮的神情,翡翠色眸子边的一点晶莹。
    震惊地张大嘴,却猛然被揽入怀中。

    李某无父母之亲、无兄妹之爱、无友邻之怜。
    唯有你,静守长安,挑灯待我。
    李某走遍大江南北,觥筹交错,结遍兰襟。
    唯有你,碧海天青,真心相对。

    这些话,狄仁杰都不会知道了,因为万语千言,在李白颤抖的唇边只化作两个字:
    “怀英。”

…………………………………………

    “等等李白,如果陛下已经答应了你,那你来见我时为什么还杀气腾腾的告诉我你要去面见陛下?”
    “我想看看怀英会怎么反应嘛★万一你说要和我一起去不就说明怀英爱我爱的深切?就像刚刚那样。”
    “我要是阻止你呢?”
    “我就禀报女帝说狄仁杰对她的英明决断心怀不满,请女帝将该反对者交由我西域代表处置。”
    “你觉得女帝会答应吗?”
    “给她看一样东西她就会同意啦。”
    “什么东西……《龙阳……》李白!!!”
    “怀英别气嘛,反正结果不都一样?”
    “什么一……唔!”
    “……”
    “别……放开……哈……”
    “嘘,怀英。”
    “我很想你。”
    
End
             
…………………………………………
        
        
(弃车逃跑)
    
我突然发现ABO好像并不适合剑仙和治安官
无法想象李白醉酒后吟诗:“今朝有酒今朝醉,我是一个Alpha。”
……
这么一来好像只有范魔可以满足ABO的要求了吧……
不过不用再纠结李白信息素是老白干味还是二锅头味的了
挺好的挺好的(笑容逐渐失智)
(可是好心疼上一篇的心心手手和评论啊啊啊啊啊!!!)
         
谢谢观看(鞠躬)
        
以及
          
等待毁灭机甲的小伙伴我对不起你们
            
最近脑子被〔哗――〕糊住了所以〔哗――〕不出〔哗――〕,然后就没有〔哗――〕。
       
好吧总的意思就是我还没写出来……
     
(求留全尸)

评论(2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