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补档】假装更新


完全没有灵感的一周

拿以前的文混更

……

两千字的范魔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出来有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真是不要太爽……

人设崩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对不起(鞠躬)

(辣鸡福特你再删??!!)

     

        
    众所周知,青丘之山昌盛,李白功不可没。这位年轻俊朗的九尾狐王自上位之后便披战袍、退蠪侄;赦天下、调生息;制法令,安万民。为青丘安定立下了赫赫功劳,虽然为王之后喜饮酒、恶政事,但没人可以否认在他的管理之下,青丘正在逐渐繁荣。狐民都为他们拥有这么一个王而感到无比的骄傲。

    但也有一件事让狐民们非常烦恼:他们的王有千年道行,已经比普通白狐男子谈婚论嫁的年纪大了许多,但他却一直没有一个王妃,如果说从前是因为带兵打仗、投身国事,那现在天下太平,也该考虑这件大事了,但他们的王却始终没有消息。敬爱他的百姓们早就想为他早谋一个佳偶,但毕竟关乎王的终身幸福,百姓们还是非常谨慎的。

    长老们齐聚一堂,他们是随李白安青丘的文臣武将,都是足够德高望重的狐精,狐民们将此事呈给了他们,相信他们可以选出最适合王的王妃。

    但其实这些德隆望尊的狐精们也有很大的分歧,有的认为不能将会带来祸端的妖兽灵神列入考虑范围,有的却认为他们有足够的能力护佑青丘平安;有的认为外表美丽的妖兽会带来麻烦,有的却对那些丑陋的妖怪十分鄙弃……之类的。

    “那照先生的说法,南海蝴蝶也是可以入选的了?老朽虽近驾鹤,但脑子还不糊涂,这种生于海市的‘百幻蝶’除了形态迤逦之外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吗?”

    “长老莫要着急,这百幻蝶只是一个特例。只是晚辈不明白了:蜚兽能力确实强大,但这种入水水涸、伏草草枯、见之则瘟疫四起的大凶之兽,怎能入我青丘,与我王比肩而立?”

    除此之外还有:

    “王兄这话就小家子气了,共工族虽因怒触不周山而留有骂名,但毕竟有天帝封下的‘水神’之号,那巴蛇的确法力深厚,但常年休眠不入世,如何使我王感到幸福?”

    “那依冯兄之言,定是要常留世间的才能入的了冯兄法眼了?如今人间太平盛世,祥瑞之鸟世乐倒是久滞,只是这灵鸟除了感应人间祸福还有何用?如何助我王治理青丘?如何保青丘万世太平?”

……

     不明所以的吵了很久,谁也没办法完全说服谁。在狐精们又一次吵起来时,负责接待的村长的孙女忍不住了:

    “你们为什么不学学人间,为我王办一次招亲呢?”
  
    橘色耳朵抖了又抖,沉迷人间的小妲己不耐烦地凶这群把自己村子搅的天翻地覆的狐狸们。

    一语点醒梦中人:人间可谓是三道六界中最为出彩的存在了,无论是何种制度体系都是存在的,身为博古通今的长老,竟然连这一点都忘记了,实在是不应该。

    确定了方向的会议开的很顺利,在大致了解了人间比武招亲的流程后,机智的狐狸们添加修改了一些设定,很快就推出了包括面试、文试和武试在内的“狐王招亲”。

    邀请函通过庆忌发向数个位界,长老们甚至花大价钱雇佣了几位青鸟为他们向上位界传达消息,希望有几位关心下界的瑞兽、灵、神给个面子来参加……或是观看选拔。

…………………………………………
  
    李白是知道的。就算他再怎么不理朝政,这种关乎他本身未来的大事还是听进去了,不像政务一般左耳进右耳出。

    但听说了这个消息的狐王并不是很高兴,他并没有怪罪臣子私自为他谋划未来,只是臣子们不知道他早已与人海誓山盟,永不背叛。

    然今请帖已发出,想要圆场并不容易。

    罢了,如果是为自己择妻,总要经过本人的同意吧,到时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大臣们都是聪明人,不会不懂的。

    李白想着,提起酒坛又喝了一口。

……………………………………………

    青丘素来昌盛,虽经历了大战仍不改其繁荣,如今九尾天狐一族又出了个如此文韬武略俊逸无双而且还单着身的王,自然是非常吸引人的。

    妖怪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除了收到邀请的神、灵以及他们的使者被直接放入山中之外,其他妖怪们不得不在门外接受考验。没错,第一场:面试,就设在青丘山大门前。

    所谓面试,并不是问那些前来的妖怪:“如果嫁给了我王,你将做些什么来促进青丘的经济发展?”或者是“你为什么想嫁给我王,说说你对我王的看法。”之类的问题,老狐狸们的方法十分简单粗暴:

    面试就是面试,只看脸!

    但这并不是没有依据的:幻化为人形除了生来高贵的神、灵之外,是每个妖怪必须学会的一种技能。如若仔细观察,还能从妖怪们幻化出的人形看出他们法术高低、道行的好坏。而且人形最容易看出身上的“气质”。虽然没有九尾狐能说清楚那是什么,但当他们远远看到狐王的时候,一种青莲般正直干净的感觉总会萦绕于心――想来这就是“气质”了吧,虽然大多数时候自己的王都是喝的醉醺醺的。

    法术低下的文文族、环狗族等即使化作了人形也是最为普通的人类,虽然他们已经尽力想要让自己更美丽或是英俊一些――哦,在化为男女方面,狐族倒是没有要求――长老们还是婉言谢绝了他们入山的请求;品行败坏的穷奇族和虚耗小鬼亦被拒之门外,纵然他们幻化出的人形可圈可点,但周遭的气质实在是太差了,散发着“我是坏人你快来打我呀”之类的信息。

    事实证明李白和青丘的魅力还是很大的,一天过去十几位面试官同时工作才将面试结束。结果几乎剔除了所有低位面的妖精,许多海族、河族因生存条件不同不得退出选拔,而上位的神、灵、精没有必要与青丘联姻,所以大多只是派了使者以表友好。

    面试结束时,只有青耕、猼訑、天鹿、比肩等堪堪百族获得了进入青丘的资格。

    长老们非常满意,虽然累是累了点,但他们选出来的不是祥瑞之兽就是世家望族,配自家的青丘狐王一点也不亏。

    只是这百余族中单单有一个令长老们捉摸不透。要说这位啊,幻化出的样貌面如冠玉、星目剑眉,已是不落俗套,偏偏周遭气质还冷清如月、挺立似竹……

    完美啊!

    长老们十分钟意这位贵客,只是苦于看不出他的原型而不能进一步了解其种族,偏偏这位贵宾又生的不爱说话,连面试时的问题都没有回答,搭近乎就更不容易了。

    “想必李兄也注意到那位了吧。就面试而言,他应是当之无愧的魁首了!”
    “是啊,身边气场还如此干净澄澈,定不是尸鬼画皮一类精通魅惑之术的小妖。不过说来奇怪,我竟看不破他的真身!”
    “对啊,我九尾一族生来便有看破所有妖灵精怪伪装的能力,偏偏这位的真身我们都看不透……你说,他会不会是麒麟或者獬豸一类的神兽?”
    “刘兄快快住口,我们看不破真身定是有原因的,如若胡乱猜测到有可能冒犯了贵宾!”
    “啊!李兄说的是,李兄说的是……”
    “不管怎样,这位贵宾多半有一翻神通,你我拭目以待就好啦……”

……………………………………………

    上报到狐王那里时李白正在喝酒,也不要人陪着,只是自己一杯一杯地斟,一杯一杯地饮。

    大约是贵客太引人注目了吧,来汇报的小狐狸没注意到狐王周身冷清缠倦的氛围,叽叽喳喳的把那人夸了一顿,又说了些其他出彩的候选者。

    李白听完,挥挥手让小狐狸下去了。

    呵,玉树临风、气宇轩昂?

    抬头看着青丘赤金色的月亮,一如那人鎏金色的目光。

    轻叹一口气。

……………………………………………

    果不其然,这位贵宾在第二天的文试上亦大放异彩。

    狐族制定的文试不同于人类的文试,作为妖怪,他们没必要熟读四书五经、会做律诗绝句、精通琴棋书画。但如果想要生存下去,除非家族地业偏远,不然一定会与人类有所交集。在这一方面,即使是青丘,每年也有不少九尾狐化作人形进城做生意。总而言之,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妖怪,必须得会与人类相处。

    所以长老们设计了数十份考卷,用的是人类文字,问的是人类日常生活中的问题。而且为了增加难度,长老们赫然将最后一题定为了自由发挥题:你如何看待人妖关系。

    长老们才不想招来一个娇气无比在蜜罐里泡大的大家,那还不如没有。

    不过考试时的哀嚎声有点喧嚣。

    情理之中且意料之中的是,在一群咬笔杆抓头发冷汗直流的妖治女风流男中,那位翩翩公子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试卷并交了上来,连挥毫洒墨的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

    那么以压倒性正确率夺冠好像也应是理所应当的事了。

    “不必再审了,我看此次的魁首已然定下了。”
    “司马兄这话也是有理的,迄今为止我还没看到有哪一份试卷的基本分数能超过这位贵宾的。”
    “不仅是基本分数,贵宾的最后一题简直精彩至极!‘人妖无异,重在其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类睚眦斗筲之想,必弃之。同生于自然,以天为父、认地为母,需以手足至亲一般同生同存,方为正道。’简直就是经典!”
    “哦?贵宾当真如此说的?秦兄快别卖关子了,拿过来让大家都看一看吧。”

    ……

    其实到了这里青丘狐王差不多已经被卖出去了。

……………………………………………

    报上去时李白难得的在处理政务,小狐狸见状觉得不好打扰,通报一声,留下被长老们挑选出来的好试卷就离开了。批改了半日奏折的狐王有些许疲惫,随手便拿来看了看。

    “同生于自然,以天为父、认地为母,需以手足至亲一般同生同存,方为正道……”

    “倒是与他的观念非常相似呢。”捏着竹简,李白有些出神,“或许可以留一阵子说说话。”

……………………………………………

    第三天的武试令长老们微微捏了一把汗:贵宾对冷热的抗性好像都不是很好,面对冰蚕和狰的攻击躲闪的几近狼狈,最后凭借着灵敏和对时机的把握才成功击败对手。但对于其他的,即使是狏即这样骁勇善战的种族也丝毫没有落于下风。

    长老们抚着长须,用看儿媳的慈爱目光盯着场上战无不胜的人影。

    就他了!

……………………………………………

    想到贵客不喜交谈,长老们只是派遣下人为他另准备了一间屋子,服侍着吃喝些,换件衣裳,待到晚些时候,入宫见狐王。

    长老们提前进了宫,找到了坐在王座之上,漫不经心地翻阅典籍的狐王。

    李白得知那位贵宾成为魁首,便打定主意只是留他聊聊,十天半个月后寻个八字不合之类的理由送还回去。无论是什么种族,青丘狐王这个面子还是要卖的。

    老臣们见李白兴致缺缺的样子,便一个劲的夸赞贵宾的法术、能力、学识,正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在兴头上,被李白一句“本王自有定夺。”打压了下去。

    王可能并不待见他们费劲心思选出来的王妃……

    戊时已至,殿前准时响起了脚步声。心灰意冷的老臣们没注意到狐王突然紧张的身体和僵直的耳朵,更没发现本来瘫软在椅上的李白一下子坐的笔直。

    魁首跟随着小狐狸步入殿中,让老臣们有些不明白的是他还保持着男儿颜色,轻声唤他提醒他变幻容貌,魁首却像没听见一般,直直地看着狐王。

    殿中良久没有声音。

    老臣们正在疑惑,这魁首也应该是个懂规矩的人,为何面圣时竟一句话都不说,还盯着王不放,王不喜杀生,但他也着实冒犯了王的威仪。

    大概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老狐从列队中站出,刚想张口斥责魁首、向王请罪……

    大约是他打破了寂静吧。

    他们的王突然就个小孩子一样欢呼起来,冲下王座一把将魁首揽在怀里。

……

    王您态度转变地有些快原谅老臣们跟不上……

    老臣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平常稳重少言的王此时抱起魁首直转圈圈,正经话没说一句,倒是像憨傻了一般呵呵笑着。

    不喜与人交谈也没见他笑过的魁首此时倒是闹了个大红脸,口中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什么,双手倒是抓紧了王的两肩。

    好容易放下魁首看起来冷静了一点的李白这才注意到身边下巴磕了地的大臣们,挥挥手让他们下去,眼睛却始终注视着怀里的人儿。

    老臣们步履蹒跚的出去了。

    “怀英……当真是你?”李白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可是长安城……皇室怎么会舍得让你个皇家阴阳师出城?”

    “不是我还能是谁?”狄仁杰却是又好气又好笑“我要是不来你就要有一个媳妇啦。”
伸手推推李白的胸膛“你先放开我,这么说话我不舒服。”

    “不放!”李白倒是坚决,更收紧了手臂“万一……这只是我的一场梦怎么办”声音有些颤抖,听的狄仁杰心一软。

    “好吧,不放就不放”狄仁杰将头埋在李白的怀里“我倒要看看你能抱多久。”

    “一辈子!”李白毫不犹豫的答到,随即又补充道“两辈子……不,永生永世!”

    忙不迭表明心意的李白倒是弄羞了狄仁杰,往更深层埋了埋脸,李白只能看见怀里人儿染上薄红的耳尖。

    两人都不说话,默默温存着。

    “说起来……怀英,你到底是怎么出城的?”终究还是李白耐不住好奇,问道。

    狄仁杰支支吾吾不愿意说清楚,但承不住李白耍赖似的追问和时不时逗弄他的手。

    “好吧好吧”最终还是拗不过李白的狄仁杰投降了“你不是在招亲吗,皇宫中就有其他阴阳师发觉大量妖气在青丘聚集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在集结军队,但也猜不透你们在做什么,便放出式神前去探查消息”说到这里狄仁杰抿了抿嘴,似笑非笑地抬头看了眼李白

    “飞廉回来时我才知道原来是青丘狐王李太白要招亲了。”

    “不是怀英你听我解释……”被狄仁杰瞄了一眼李白冷汗都出来了“这是那群老头子们弄出来的我知道的时候邀请函都发出去了我就想着不管怎么样横竖不要那魁首便是……”

    “那我这个魁首你是要还是不要啊?”

    “要要要当然要!!!怀英我当然……”

    “那你刚刚还说不要魁首。”

    “我说错了我说错了,我……”语塞的李白憋的满脸通红,耳朵都蔫下来了,看起来委屈至极。

    “逗你的。”伸手拨弄拨弄李白垂下来的耳朵,狄仁杰忍俊不禁“我向皇家申请前往青丘调查,陛下开始还不同意,好几位同僚帮衬着才放我出来。”

    “那个皇帝老……”李白说了一半的话被狄仁杰一个警告的眼神打断“……老是倚靠着你也不行啊,你迟早是要随我入住青丘的,赶紧调教个新人出来留给他,你不也能早点过来了?”

    “说什么呢”狄仁杰揪了揪李白的耳朵“为陛下做事是我的责任,你这家伙又在胡说些什么!”

    “我胡说我胡说……”李白忙应了下来,浑身没有一点狐王应该有的威严,反倒有点像摇着尾巴的哈士奇,啊,萨摩耶,因为是白的。

    “不过怀英啊……你已经知道了青丘妖气突然加重的原因,为何不向皇帝明说,反倒要前来调查呢?”李白抖了抖耳朵,表情困惑――当然,是装的。

    果不其然,狄仁杰的脸一点一点泛起了红色,口中支支吾吾不知道在说什么,眼神慌乱,顾左右而言他,完全没有刚刚打趣李白时的镇定。

    李白真的是爱紧了他这副羞赧样子,弯腰顶住他的额,两手上移固定住狄仁杰的头,紫色眼眸里满满的调笑“为什么啊?怀英?”

    “你明明知道的”赌气似的狠狠说了一句,狄仁杰猛的挣开李白的手“还……还不是因为你要招亲……”声音逐渐小了下来,到最后简直如蚊呐哼鸣不可闻。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啊怀英。”故意支起耳朵装作一副耳背的样子,李白继续逗弄着怀里的人儿。

    这么一来狄仁杰倒是急了,声音前所未有的大“还不是因为你要招亲!我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可能不担心!青丘刚刚稳定,局势还不稳,万一你的臣子们要求你快点出子嗣什么的……你……”声音又渐渐小了下来,下定决心般抬起头,却撞上了一处柔软。

    李白半闭着眸,深深地注视着眼前的人。口中不闲着,攻城掠地,俘虏了对方的嫩舌。

    一吻终了,狄仁杰有些脱力,靠在李白怀里,喘着气来不急说话。

    “怀英,我李太白在此对天对地对青丘发誓:只要活着,我就不会负了狄仁杰,生则同衾,死则同穴。”一字一句咬着牙说出来,李白喘了口气,看向怀里那人,“所以,怀英,你可以不必这么没有安全感。我李白,生是你的狐妖,死是你的狐鬼。”

    狄仁杰却是狠狠瞪了他一眼“好好的提什么死去活来,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不就行了,快别说了!”

   “好好好,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口中不忘占人的便宜,李白再次拥人入怀。

   “什么娘子……”狄仁杰嘟嘟囔囔不满意,倒是没再挣开李白的怀抱。

   “怀英。”

    “嗯?”

    “白心悦你。”

    “……”

    月色清辉,流水潺潺,风吹叶响,夏虫悄鸣。

    可李白还是听见了那极小却宛如天籁的轻语

    他说:

    “怀英亦是。”

……………………………………………

还是要抱歉没有更新
   
以及
  
老福特你再删?!你再删?!这篇文这么清水你再删?!

评论(1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