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白狄】

        
嗯……
      
私设机甲白上线

私设的机甲白来源〔@bang~~(⊙v⊙)
     
话唠超时空
       
团宠超时空
       
其他ooc
       
谢谢观看!(鞠躬)
       
        
       
       
    毁灭机甲上线,火爆程度令人瞠目,虽然被召唤师们所宠爱而整整一天都没能见一见所有的英雄,但在各种匹配和排位中,他也已经认识了不少之前便来到王者峡谷的英雄们。

    比如那个红色高马尾蹦来跳去让自己以为有多动症的国士无双和技能如同紫色仓鼠球的双面君主――一面是人一面是仓鼠?比如妩媚诱惑高调美丽的异域舞娘和撑着伞仿佛洋娃娃一般的哥特萝莉――啊我并没有看见她们接吻。比如四处放气球的真爱至上和到处收气球的纯白花嫁――等等兄弟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什么?成年了?
        
     比如……
     
    那个治安官。
           
    毁灭机甲是在一场排位中见到的断案大师。在开局之前水晶里的短暂会面中,之前见过他的绝代智谋为其他人介绍自己,在一片欢迎声中,毁灭机甲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偷偷瞄了一眼挑染了头发―还是绿色―的断案大师,而敏锐如他也没有漏过断案大师冷漠表情客套言语中的一丝欣喜、叹谓和犹疑。
盔甲下的表情一僵:我是不是应该和这个人多聊几句――或者离他远一点。
                   
    和逐梦之音所代表的给人类带来快乐的虚拟歌姬不同,毁灭机甲是实打实的机械战士,在来到王者峡谷之前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炮火里生存的生活,所有战士都被那种环境打磨的有如失了鞘的刀刃。
                
    这也是他没办法很好的与其他人交流的原因,没有哪个正常人可以面不改色的与一把寒光毕露的剑交谈。
    所以面对断案这种奇怪的态度,毁灭机甲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
            
    开局后断案走了下单,自己作为打野提供了几次支援,每当他放出大招清了射手身后的追兵,那人总会擦擦嘴角的血渍向自己道谢然后跌跌撞撞的跑向草丛――奇怪了,血都没了躲草丛有用吗?
                
    出于礼貌毁灭机甲没有问他原因,而是赶上去扶住了文官并不强壮的身躯“你受伤不轻,回泉水路途不仅远而且危险,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看在你是刚上线的份上我原谅你不知道有回城键。”
            
    后期断案大师起飞了,有收割作用的毁灭机甲的人头愣是没有后排射手多。金色令牌呼啸而过,每每定住一个人后其他小令牌纷至沓来,极高的频率和暴击伤害几秒之内便能收走脆皮的人头――这一点从机关造物冲出高地三秒钟后倒地死亡可以看出。
    毁灭机甲提着剑愣愣地站在一边,他的视野里满都是这个面色微红轻撒薄汗的治安官:与自己曾经所在时空那些只会指手画脚叽叽喳喳的官员不同,这个人各个方面的能力都值得他尊敬――要知道骄傲如毁灭机甲从来不认为有人压的过自己。
           
    排位胜利后英雄们聚在一起交流片刻,只有断案大师不知有什么事走的匆匆忙忙,毁灭机甲望着他的背影,直到被魅力之狐唤回神志。
         
            
    他是一个很棒的前辈呢。
              
……………………………………
                 
    与治安官排过一场后的两天里毁灭仍旧忙的一塌糊涂,由此也见过了魔术师锦衣卫阴阳师,感慨不愧都是狄仁杰前辈,虽然性格有所不同但一样的令人敬佩。
           
    直到后来他被人搭讪,尬聊一阵后被问到你觉得狄仁杰怎么样时,也是这么回答的。
                 
            
    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啊。花木兰把玩着短剑,冲百里守约说到。可惜等周五参加一次克隆后就会变了吧。
    守约想了想,觉得这事自己不好评论,笑笑后把菜递上了桌,坐在百里玄策和凯中间――免得他们为肉的归属而打架。
              
……………………………………
              
    男人之间从惺惺相惜的对手变为无话不说的损友其实只要很短时间,所以在上线第三天深夜逐梦之影提着酒来找他的时候毁灭机甲一点都不意外。和同体们说了一声离开屋子上了房顶,把青莲剑仙的嚎叫关在门里。
            
    “韩跳跳你要是敢酒后乱性我就把仓鼠球叫来!”
    “滚吧辣鸡青莲别以为劳资没听见。”
         
         
        
    “你觉得狄仁杰怎么样?”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我承认我很敬佩他,但我认为我并不喜欢他。”
    “哇,那你会是所有李白中最与众不同的一个。”
    “……什么意思?”
    “这么大一个李宅每晚不是都只有你一个人嘛,亏你没有怀疑过他们都去哪了。”
    “你的意思是……可是今晚他们都在啊!”
    “我猜他们在等明天的克隆。”
    “什么意……”
    “加油吧,我期待着你成为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请看我真诚的眼睛。”
    “我只看到了眼垢……酒喝完了?”
    “完了。”
    “青莲……啊范海辛帮我叫一下刘邦谢谢。”
    “好的。”
    “叫他干嘛?”
    “你酒量不好,他来了省的我把你送回去。”
    “你知道我酒量不好还让他来?会出事的!”
    “出什么事,回去睡一觉不就好了么。”
    “我竟然听不出来你说的是睡一觉还是睡一觉……”
    “就是单纯的睡一觉,请看我真诚的眼睛。”
    “不看滚。”
           
…………………………………
                    
    逐梦之影(被迫)走了后,毁灭机甲独自坐在房上看月亮。他仰慕前辈,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喜欢他。狄仁杰确实优秀长的也很帅,但这些都不意味着――毁灭机甲要喜欢他,一点也不。
          
    其实在来到峡谷之前毁灭机甲曾经听到同伴聊过这个话题,他记得自己也认真想过能让自己满意的对象:一个与自己的冷酷不同,充满活力、不会害怕自己锋芒的开朗的人,足够强大,不会拖后腿――哦,如果有机甲就更好了。
            
    与机甲相处一生的人当然希望自己的爱人也能欣赏机甲的魅力。
                 
    那么……
              
    狄仁杰不害怕自己的锋芒、足够强大不会拖后腿,对机甲不反感……
                
    然而缺了点什么。面对前辈们,自己承认他们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但它始终没有鼓动起来。
                
    更何况他们好像都名草有主了。
              
……………………………………
                     
    周五到来,克隆模式的大门前人头攒动,毁灭机甲跟着同体们走向大门,一路接受着英雄们目光的洗礼。
            
    这种家长带孩子去相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错觉吗?
          
    在入场前的轮盘上稍稍休息,凤求凰拍上了毁灭机甲的肩。
           
    “有一件事我们一直在纠结怎么告诉你”顿了顿“我们都有爱人。”
    “唔,我知道。”
    “男的。”千年狐接口。
    “唔,我知道。”
    “是狄仁杰。”范海辛也开口。
    “唔……我大概知道。”
    “太棒了真不愧是我李白的同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也知道进去该怎么做了吧就不用我说了加油吧少年你也会幸福的像我们一样!”青莲一个将进酒便出了泉水,直直地奔向自家的红爸爸。
    “诶等……”
    “就像青莲说的那样,开始比赛后你就当是在1v1,不要找我们了。”
    “诶为……”
    “青莲+1,顺便说一句如果你先看到魔术师记得喊我一声,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看见阴阳师叫我。”
    “看见锦衣卫叫我。”
    毁灭机甲杵在泉水里,他身体四周都是同体们留下的狐狸型鸟型人型的残影。
           
    突然队伍频道弹出了一条消息:
    “看见断案大师叫我。”
         
    我没有针对谁我是说我的队友们都是辣鸡。
                 
    看着小地图上队友们纷纷出了高地,毁灭机甲认命的走向中路,然后直直撞上了阴阳师。
              
    “前辈好。”
    手中长剑翻飞,毁灭机甲很有礼貌地说道。
    “嗯,早上好。”
    身边符纸舞动的阴阳师对新上线的毁灭机甲很有好感,却没看到他背在身后快速打字的手。
            
    【队伍消息 毁灭机甲】:中路,阴阳师。
    【队伍消息 千年之狐】:嗯嗯好的谢谢你可以走了。
            
      ……
    哼。
             
    小地图上显示千年狐正在快速向中路移动,毁灭机甲翻个白眼后默默走向上路。
           
    【队伍消息 范海辛】:对面红爸爸旁边的草丛,不要过来。
    【队伍消息 青莲剑仙】:毁灭你上来干什么上路是断案你去下路去下路啊!
    【队伍消息 毁灭机甲】:mmp。
                
    来到下路的毁灭机甲刚好看到凤白一个大招把锦衣卫刷成了残血然后两段将进酒把人眩晕带进了河道边的草丛里,蓝色的河蟹慌慌张张地爬出来,直到被毁灭机甲打的翻了白肚皮也没再躲进去过。

    【队伍消息 毁灭机甲】:白斩鸡你不用打字我看见了。
    【队伍消息 凤求凰】:嗯,滚。
                 
    你才是白斩鸡。恨恨地想着,白凤用力一挺腰,逼出锦衣卫一声变了调的呻吟。
                
    无聊地清着兵,毁灭机甲不由得想到还有一个狄仁杰不知道怎么样了。
               
    “锦衣卫,抱歉抱歉我去刷了下野所以来的迟了点……锦衣卫?”
                 
    不同于魔术师的喑哑魅惑,不同于断案大师和锦衣卫的正气凛然,不同于阴阳师的温润平和,充满活力的电流音吸引了毁灭机甲的注意。抬头望去,撞见了两颗蔚蓝翡翠,瞬间失语。
    超时空看看对面这个没见过的人――估计就是毁灭机甲,举起粒子炮,轰向小兵。
                  
    “你好,我是超时空战士。”爽朗一笑“很高兴认识你,毁灭机甲。”
                 
    标准的打招呼方式却让毁灭机甲的心猛的一跳――是他从来没有感觉过的悸动。
             
    啊,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by―安琪拉
                 
    对面的人没什么反应,超时空倒也不甚在意。
                 
    “话说――你有见到锦衣卫吗?我和他约好一起来上路的。”
                 
    眨了眨眼,毁灭机甲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指了指身边刚刚消散的白凤的影子,又指了指超时空身边的草丛。
    顺着毁灭机甲的手指看过去,超时空默默地挪了两步,离草丛远了一些。
                
    “好吧,我习惯了。”耸耸肩,超时空一炮轰飞了最后一个小兵“你来之前的克隆赛就是连红蓝爸爸都不用打就能赢,因为我根本看不到他们的人――无论是对手还是队友,我认为他们只是趁着这个机会出来打野战的……”
               
    面前的人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毁灭机甲却完全没在听,他正在忙着驱动智能检查自己的面板。
         
    奇怪了,今天出门明明没有带那个24k钛合金两千万柔光双摄自带一见钟情特效的情人节限量版面板滤镜啊,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人就这么好看呢……
                
    “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两个来1v1吧?”见对面的人还是没有给出反应,超时空毫不气馁地建议道“我一直想和李白前辈们较量一番,但都被拦下来了――别这么看我,我是最后上线的,比你大不了多少。”
                
    “好!”
              
    “你答应了对不对?!那让我们去中路吧!”超时空欢呼一声,转头扎进野地好让自己快点满级。“跨时空追捕,出动!”
                
    ……
         
    直至快被炮兵打完血条,毁灭机甲才反应过来,快速刷满级数,掉头冲向中路。
                 
    “你迟到了。”
    “充能!校准!轰击!”
             
    将进酒瞬间发动,以一段快速移动躲开了王朝密令,落地之际毁灭机甲突然发力,神来之笔撕开地面,恰好划过超时空。
    “来的好!”赞叹一句,逃脱点亮,毁灭机甲不得不硬接下超时空几枚带减速效果的炮弹,看着获得了加速效果的超时空消除状态返回塔下,吃下血包。
    “很厉害嘛。”超时空擦擦额头的汗水,站在塔下调笑着看着毁灭机甲,等待回血效果过去“可惜还杀不了我。”
    “那可不一定。”毁灭机甲也勾起唇角,手中剑光闪烁,转眼间已在因为超时空后退而暴露出来的小兵身上刷满了侠客行。
    又是一段将进酒,毁灭机甲已到了超时空面前,超时空一惊,立刻甩出六令追凶然后掉头就走,却发觉青莲剑歌已然奏响。
    音落,毁灭机甲便又一次选中将进酒离开塔下,同时传来了系统提示音。
            
    “You have slained an enermy!”
            
    无伤越塔强杀!
           
    毁灭机甲没有动,他望着塔下缓缓倒下的身影,回想起青莲剑歌中超时空愉悦的笑容和坚决的眼神。
             
    “I will be back.”
              
    微微一笑。
           
    “I will be waiting for you.”
    
…………………………………………
                 
    与此同时,其他狄大人们都炸了。
           
    “毁灭机甲怎么杀了超时空?!青莲你给我起来!”
    “在下要去看一看超时空,范海辛先生是以后都不想上床了吗?”
    “超时空可能受伤了。白凤,我还没忘了白斩鸡怎么做。”
    “……”话不多的阴阳师直接往狐白头上贴了道符,起身便往泉水走――捂着腰。
            
    李白们哀嚎着冲向中路,去找那个打扰了他们美好约会(炮)的罪魁祸首。
    却看到那个一向冷静的机甲战士眼眸中爆发出的神采。
    毁灭机甲转头看着前辈们,右手握拳,印在胸口之上,他的笑容仿佛在发光。
            
    “我想,我恋爱了。”
             
…………………………………
            
   
    超时空被团团围住,其他狄大人们正在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我真的没事啦……战斗中死一次不是很正常嘛?”
         
    对方是李白就很不正常。
        
    “毁灭机甲真的很厉害!居然能越塔强杀我!”
              
    你还记得你是射手他是刺客的设定吗?
            
    “我看着他的时候能感觉到心跳加快,说明我的战斗意识在觉醒!这种感觉太棒了!”
           
     ……
    你开心就好……
              
    虽然狄大人们有心帮一把,但这种事情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小超宝解释……
          
    算了不管了。
      
    毁灭机甲,任重而道远啊。
       
       
    End
            
………………………………………………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我的状态很……不好

但是真的喜欢糖所以可能写出来的都是这种不伦不类的不知道是不是糖的东西……

请见谅!(鞠躬)

评论(26)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