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虽然是个中篇但是没名字(五,范魔篇)


这不是我答应的那篇肉这只是个正常的连载

肉还在努力地写

不带番外下一篇应该就完了

谢谢观看!!!(鞠躬)

       
    超时空弓身,按揉着太阳穴:短时间内进行如此多的空间跳跃,已经超出了正常训练范围,对他的身体不可避免的有了些许影响。
    头不晕了,超时空刚刚放下手,又突然撑住树干俯下身,干呕起来。
    缓慢恢复的感官让他现在才闻到那无比浓郁的血腥气。
    浅浅的呼吸着,超时空捂着口鼻寻找血腥的来源,这才发现自己就站在一个……无法形容的生物……或是非生物的尸体上。
    超时空对这些东西并不陌生,即使他从来没有见过活物,但在课本和各种资料上,到处都是它的记载,毕竟,吸血鬼出现的时候,人类几乎被灭了种。
    四处望望,超时空发展自己落在了一个地上到处都是吸血鬼尸体的森林中间,天空中那一轮超时空从未见过的红月大的不正常,月光如鲜血般淋洒在土地和树林之上,整片土地腥臭不堪。紧皱着眉头,超时空强忍着身体洁癖带来的不适,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尸体最少的地方走去。
    拨开低矮树枝下的灌木丛,超时空惊讶的看到一栋残破的碉堡立在森林之外,而碉堡正前方,数量惊人的吸血鬼在饮食,地上满都是吸血鬼、人类……和一些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肉块,它们扯烂皮肤,撕咬肌肉,吮吸鲜血,争抢较为强壮的残肢,甚至会为此大打出手,为被血液浸透的土地再添数具新鲜的尸体。虽然有同类在其中,但鲜血对吸血鬼们的吸引力足以使它们疯狂。红月之下,是吸血鬼们的狂欢。
    超时空的脸都青了,因为这个时空的特殊性,时空管理局放弃对其进行管辖,超时空本以为管理局根本就没有开放这段时空,谁曾想因为这次意外让他来体验了一把,而根据前几次的尿性,他很有可能在这里遇见曾经的自己……和李白。
                      
    然而现在只见了满天飞的吸血鬼。
                  
    超时空拒绝相信自己有一世是这种令人反胃的生物。
    从吸血鬼们令人胆寒的行为中抽离视线,超时空强忍着呕吐的欲望――如果有什么不当的举动,自己很可能会被发现――小心翼翼的四处搜寻着人类的踪迹。
    碉堡中影影绰绰的人影让超时空惊喜起来:有活人。
    深吸几口气平复心情,超时空忐忑的迈出树林,身上的伪装系统并没有吸血鬼模式,不知道“完全隐藏”这种状态能不能骗过吸血鬼们――人类毕竟对其知之甚少。
    轻手轻脚的走向堡垒,超时空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路过少数落单的吸血鬼时,它们似乎有所察觉,但动作十分犹豫,而聚集在一起争强撕咬的吸血鬼根本不会有任何反应――由此可见,隐藏还是有效的。
    堡垒四周有一圈自己看不懂的文字,但文字之内没有任何吸血鬼的存在。超时空猜测这大概是课本上曾经提到的类似于符文的东西,据说百年前那个名为张良的大主教仅凭一本言灵之书就击退了千千万万的吸血鬼大军。人们口耳相传,留下了“太阳之魂,言灵之字。”之类的描写。
    跨过文字,进入堡垒,超时空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残破的圆形大厅挤进了不知多少人,骨瘦嶙峋的孩童拼命夺走老妪手中小小的干面包;婴儿微弱的哭喊着,母亲倒在一边,却连血液都挤不出来喂他;人们因饥饿和缺水哀嚎不已,却因为外面的黑暗而不敢挪动半步。
    超时空紧咬牙关,他知道自己帮不了他们什么。如果这一群人在历史上死去,那无论现在超时空做什么都挽救不了他们――历史的必然性和不可更改性。但无论历史书上用多么残忍的语言来形容一场灾难,都没有亲眼目睹来的触目惊心。
    强迫自己移开视线,环顾四周,超时空发现一堵半立着的墙后有一处隐蔽的楼梯。仰头在尽量不看到人们的情况下避开所有人,超时空登上楼梯。
石梯亦是残破不堪,超时空踩在上面总有种自己随时掉下去的感觉,快步走上,却看到通向二楼的通道被毁了,不得不向上探索,超时空发现自己的脚很不争气的开始发抖了……
                  
    没有恐高症也得被这给吓出病来。
      
    终于到了楼顶,红色月光顺着塌了一半的天花板照进房间里,映着月光,超时空发现这间还算空旷的屋子里坐了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
         
    紫色的猎魔人服装很是显眼。与超时空时代介绍的猎魔人武器不同,他的腰侧挂着两把泛着冷光的大口径手枪,即使在血色月光中亦灼灼生辉。
一个名字如同电流般滑过超时空的大脑。
             
    范海辛。
         
    传奇的猎魔人,从吸血鬼时代流传下来的每一部文献中都会提到他的名号,游离于所有公会只外,仅凭银色双枪就敢单闯吸血鬼的巢穴――据说是为了救好友魔术师。与大主教张良一样为清除吸血鬼而奋斗,亦正亦邪但的确救人无数,在“吸血鬼灭亡之黎明”与“魔术师”一同不知所终。
        
    快速过了一遍自己所知道的有关范海辛的所有资料,超时空发现了异常。
      
    魔术师,范海辛的好友。有关他的信息少得可怜。即使从残破的文献和玄幻传说中,人们能提取出的信息也并不多:他并不正面与吸血鬼发生冲突,但他会以“魔术师”之名进入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安全区,在其中的大型赌场中与奢靡的官员贵族展开豪赌,不知是如何让他们接受条件的,但他确实可以把对方的一切都赢回来:金钱、家产、甚至私人军队,然后将这些钱投给猎魔人公会……和范海辛个人,呃……大部分给范海辛。至于军队,据说他会直接指挥他们与吸血鬼厮杀,不过也有野史说:魔术师会将有父母妻子,只是为生存而被迫充军的男儿遣返回家,当然,给一笔钱。
           
    哦,所以说范海辛就是李白吧?魔术师就是狄……我吧?那个不知所终也不是不知所终而是俩人一起度蜜月去了吧?
                    
    哇自己好厉害为自己打尻。
                        
    把视线放回眼前的人身上,超时空发现范海辛安静的不正常,借助月光仔细瞧了瞧,超时空看到紫色狩猎服在左侧腰腹的的位置黑了一片。
        
    他受伤了。
   
    联系场景,或许是在救人时遭遇了连他都解决不了的吸血鬼大军。
           
    超时空不得不为之担心:范海辛没有加入任何猎魔人公会,不会有这方面的救援;至于魔术师,不仅没有与吸血鬼正面对抗的能力,而且长期呆在安全区,很难在这种情况下有所帮助……
            
    啊……
            
    吸血鬼的尖叫猛然增大刺激超时空耳膜的同时,紫帽紫衣看起来和范海辛就是情侣装的男子从楼顶一跃而下,腰间的扑克抢和身上随处可见的扑克装饰――魔术师。
            
    ……我特么要撕了超时空学院的历史老师谁都别拦我……
                   
    魔术师落地,超时空侧过了头,他有一种深深的感觉:自己很可能又要吃狗粮了――这个时空的狄仁杰和李白都活着而且还遇见了,这就是要被秀的理由。
     
    ……
    没有动静。
    超时空好奇的回过头。
   
    魔术师拍打着身上的灰尘,没有移动,范海辛背对着他静坐在地上――细看的话能发现他的身体在颤抖。
       
    不会吧,难道自己看过的那个野史是真的?范海辛被咬了然后神志不清伤了魔术师?超时空小心地挪动着步伐,他想到范海辛前方去看一看范海辛的面庞――有没有长出吸血鬼特有的獠牙。虽然“完全隐藏”状态甚至可以瞒过吸血鬼,但面对两个传说级的人物,超时空还是谨慎起来。
    刚走了一半,前方空气猛然颤动起来,超时空下意识的根据自己所受的训练就地一滚,险险擦过范海辛的衣袖。直起身子,超时空死死地盯着范海辛的背影。
  
    ……
    还好,他并没有感觉到。
    
    松了一口气的超时空瞬间又紧张起来了,他并没有看到范海辛的情况,如果范海辛吸血鬼化了――那魔术师就完蛋了,自己信了二十几年的“从此范海辛和魔术师就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也会被宣布死刑!这感觉就像是自己追了好久的爱豆突然发现她喜欢女的一样!
    
    ……
   王昭君好像就是喜欢甄姬诶……
        
    ……
    懂了就行懂了就行。
       
    止住胡思乱想,定睛看向背对着自己的范海辛和能看到一点的魔术师――果然,是自己的脸。
    范海辛比魔术师高,超时空只能看到范海辛的头微微低着,却看不到双手在做什么。但魔术师上挑的嘴角让超时空判断范海辛并没有被吸血鬼咬到。
    微微移动,想靠近一些,但稍稍变了个角度,超时空就看到了魔术师扫来疑惑的目光。
  
         
    ……他有特异功能还是第六感无比的发达?
          
  
    “看什么?!”范海辛的低吼救了超时空,魔术师飞快收回目光,仍然保持着标准微笑,直视范海辛。
       
    “我不是让你走吗?你回来干什么?你觉得你回来有什么用处吗?”
      
    换了个角度的超时空看到了范海辛的双手所做的事情:泛着银光的手枪抵在魔术师的胸口,指节发白,可以看出操纵者用了多大的力量。
    大概是戳中了肋,魔术师的眉头微微皱起,却仍是微笑着,带着白手套、形状优美的手抬起,搭上枪口。
    
    “找你啊。”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自己要吃狗粮……
 
    “找我做什么!”范海辛却是暴怒“我们都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无视范海辛的咆哮,魔术师的目光下移。
 
    “你受伤了。”
 
    语气染上担忧,魔术师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超时空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脸能摆出这种表情,不禁有点想试一试。
    
    “回答我!!!”范海辛怒吼,身形却因为腰上的伤口有些摇晃。
          
    超时空不禁有些纠结,他知道范海辛为什么生气:在这种灾难中,谁不希望自己的挚爱可以安全地活下去呢?他也知道魔术师为什么回来:在这种灾难中,谁不希望自己可以与爱人生死与共呢?
    
    只是如果魔术师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就来到范海辛身边,那他就太辜负范海辛的付出了,从他们的对话可以看出:范海辛一定是付出很大代价才让魔术师安全逃出去的。

        强硬的把范海辛按靠在石头上――由此可见范海辛真的已经没什么力气了――魔术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条长丝巾,为范海辛包扎伤口。

    “呐,太白,你知道吗,这片森林外面,有一个小镇,镇里的神父,就是大名鼎鼎的,言灵之书。”

    “张良?”被爱人气的有些神志不清此时正用手捂着头的范海辛瞬间清醒并睁大了眼睛。

    “是的”魔术师仍旧微笑着“难怪教研那帮老家伙们找不到他,谁能想到他会藏在这种吸血鬼横行的地方啊。”
                             
    “重点不在这啊怀英!嗷!!”范海辛……李白挣扎着要坐起却被一把按下,捂着头哀嚎了几声,却迫不及待地问下去“如果他能来救援我们就能出去了啊!你说服他了吗?”
       
    “我说这里困着许多老百姓……李白你再动我就把你打晕过去……我说这里有许多老百姓,你一个人顾不住他们,求他来帮忙。”
                  
    “他是同意了,但他旁边的那个紫毛好像不是很愿意的样子。”
    “紫毛说他们商讨一下,我等不及,留了张地图就先回来了。”
       
    “所以说你并没有把援兵带过来?那个紫毛……估计是圣殿的人,张良的好友刘邦,出了名的阴险,他要是没有跟着你来就很可能不会让张良来冒险!”李白满脸的难以置信“他们很可能不会来啊!”
            
    “我知道”魔术师神色如常,手指飞舞,恶趣味似的打了个蝴蝶结“他们有可能来,有可能不来。”
       
    “那你……”
                  
    “如果他们来了,我们就都能获救”双手撑在范海辛头两边,魔术师翻身,双腿跪在范海辛身体两侧,大概是顾及到伤口没有坐下去“如果他们没来,在明知道你活不下去的情况下,我为什么不回来?”
                   
         
    为什么……即使赌局中要以你的性命为筹码,也要与我生死与共呢?
         
       
    因为我爱你。

    超时空揉了揉突然酸涩的眼睛。
       
    真的,很少见啊,这样毫无保留的爱情。
              
       
    范海辛亦是许久未言,再出声,却是满满的宠溺与无奈。
    “真不愧是赌徒啊……即使是这种攸关性命的情况,你也要赌一赌是吗?”

    微微一笑,魔术师身体前倾,吻上了范海辛的唇,范海辛眯起眼睛,表情享受。良久,魔术师后退,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既然明白了这是一场赌局,为什么不尽情狂欢呢?”
        
    “好像我们即将获得拯救,又好像我们即将坠入深渊。”
                    
    拉开自己的领口,魔术师笑的蛊惑人心。
        
    “这才是最刺激的不是吗?”
        
    范海辛也笑了,咬下右手手套,没有被血污染的手抚上魔术师的唇,微微用力,拇指探入魔术师口中。
             
     吸血鬼嘶哑的吼叫声中,超时空听到了这个时空最后的一句话:
        
    “你别后悔就行。”
          
     
     
未完
        

         
下一篇就完了就完了就完了!!!

啊啊啊啊真的好激动最近红心心蓝手手好多!!!

(激动到忘了自己的分化和生化什么都不会)

谢谢!!!!!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