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虽然是个中篇但是没名字(四,长安篇)

突然改名

因为我发现还有中篇这种神奇的设定

我fu汗三也不管考试成绩没出来就fei来了

一下子写的多了点不想分p就直接全发出来了

希望太太们耐心看完啊我写了一下午加一晚上QAQ

(虽然很渣)

谢谢观看(鞠躬)

(没人看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超时空沉默着,任穿梭仪将他带往时空深处,他听到了阴阳师最后的叹谓,知晓两个时空锁住他的心的是同一个男人:太白。然而相比于从锦衣卫处得知这个消息的震惊,阴阳师的肝肠寸断让他无措:身为孤儿,超时空的社交关系非常简单,对他重视有加的上司武则天、平时不正经但关键时刻很可靠的损友韩信和他背后的西汉公司、由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下属李元芳……虽然他因为工作原因接触过许多人:巡逻时对他的态度很不友好的精灵公主王昭君、破烂不堪却活力四射的旅行家马可波罗、每一个时空都能被发到狗粮的周瑜和小乔……都是匆匆过客而已,超时空从来就没有上过心。

    但现在他有一种全新的感情要去应对,他还从来没有以爱情为名来待一个人。

    连续经历两世的超时空不得不开始考虑一种被管理局列入教科书的规律: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唯一,一旦于某一世寻到,以后的生生世世定会相连在一起。虞姬生为凯尔特女王、项羽便长成帝国元帅;项羽生于乱世成霸王,其爱妻便是太古魔导之徒虞姬。那这么推来,这“太白”莫不就是自己的……唯一?

    陷入沉思的超时空没有注意到穿梭仪的异常。

……………………………………

    这里……大约是旧长安吧?

    艰难地把自己从一颗桃花正艳的树上扒下来,超时空抬眼辨认高耸壮阔的城墙。想的太入神没发现时空狭道然后被挤到时间线上,这种丢人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元芳知道,超时空很清楚自己的下属是个什么德行,明明是个娃娃脸的可爱男生,却比女孩子还要清楚各种八卦……只怕技术部那些姑娘们不正常的思想大多都是从元芳那里获取的原资料的吧……

    调整好身上装备,“完全隐藏”模式可以让超时空完全不担心会有人发现他。

    旧长安超时空不是没有来过,但只是被派来处理芈月和武则天的会面,不知为什么上司在委派这个任务时限定了时间,超时空完成任务后不得不以光速返回,未能转一转这自古繁华的长安城――毕竟那些大名鼎鼎的人物,比如以严谨著名的大唐治安官和号称“谪仙”的青莲剑仙李白,都很值得人们膜拜称赞一翻。

    以上是超时空经历这场意外前的想法。

    如今的他不得不多想一些事情,比如在学院以近乎满分毕业的超时空不可能不知道李白字太白,也不可能不知道那治安官与自己同名同姓,甚至他的字就是自己的小名。

    ……

    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算了,该来的总要来,躲又躲不开。
    抱着这种想法,超时空破罐破摔的走进长安城门。

    不愧为千古一都的古城长安:刚进城门、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涌向了超时空,熙熙攘攘的人群拥挤,超时空不得不很小心才能不碰到人,不然很可能会引起恐慌。

    小小软软的卖花女甜甜的笑着,将花环戴在姑娘们的头顶;年轻的跑堂站在食馆外面,热情地招呼往来人群;眉目慈祥的老大爷摇着蒲扇,坐在街角给孙子讲长城的故事……超时空漫步在人海中,觉得未来世界一直在追求的“和谐”也不过就是如此。
    走到靠近城中心的位置,往来行人却逐渐少了。是到饭点了吧,抬头看了看太阳,超时空尾随着几个青衣少年进了一家茶馆,虽然自带的营养液足够裹腹,但谁会拒绝正午的阴凉和可供休息的长凳呢?

    果然,茶馆内并未坐满。超时空观望了一阵,选择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虽然这个座椅前摆了一杯茶,但许久都没有人坐,对面着黑衣带斗笠的人也是许久未动,好像在等人。

    那人没来我就先坐了,等他来了我就起开。心里和黑衣男子打了声招呼,超时空小心翼翼地坐下。

    香气飘过,超时空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饿坏了,发生了太多事情甚至让他忽略了自己的胃。撕开营养液的包装袋,一饮而尽,超时空有些遗憾不能品尝旧长安的菜肴。这香味,可不会骗人啊。

    如玉公子不再吟诗作赋,仗剑侠客停止故事山河,陡然安静的茶馆令超时空一惊,下意识就想拔枪防守,抬眼才看到施施然端坐在桌后的说书先生。

    虚惊一场,超时空收枪,转头观察黑衣男子,刚刚拔枪碰到了桌上茶杯,虽然动作不大但细看还是能发现有涟漪泛起,就是不知道他注意到了没有。

    男子低着头没有动作,斗笠遮住了超时空的视线。

    超时空有一种错觉,即使此时这栋楼塌了,这人也不会动一下,他好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嘛,不管了,怪人无论哪个时代都是存在的。相比于黑衣人,超时空更关注那个镇住了全场的说书先生:从人们的行为来看,他的口才肯定广受好评。自己还真是幸运,正巧遇上。

    饮了口茶,先生不慌不忙的展开折扇: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
    功名夏后商与周,五霸七雄闹春秋。

    不过为功名利禄,儿女情长。

    问何人潇洒行天下,不慕富贵与荣华。
    问何人尽瘁为长安,精于治国安天下。”

    抚尺拍下,超时空的注意力不知不觉被吸引了。“诸位看官都知道俺说的两人是谁,没错,今天俺就给诸位说一说青莲剑仙李白与长安城治安官狄仁杰的故事。”

    超时空一惊,职业病已经让他感觉不对了。明明每一个时空有如此多的人可以被自己遇上,但他发现自己必定会听到或见到“狄仁杰”与“李白”的一段故事。超时空不相信巧合的存在,所以他开始怀疑这次事故根本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控制了自己的穿梭仪……

    又是一声清响,抚尺将超时空的思绪拉回茶馆。“却说那青莲剑仙初进长安,醉于长安酒肴竟在朱雀门上刻下‘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字样引起轰动,密探十万火急报给大唐治安官,治安官岂能轻饶了这破坏长安之人,当即便要逮捕剑仙投入长安监狱,剑仙又岂会束手就擒?二人便在朱雀门前大战起来:青莲剑阵阵嗡鸣,逮捕令闪闪金光;狄仁杰侧身避剑气,李太白抬手挑令牌;神来之笔甩出残影,王朝密令定住身形……”

    抚尺重重拍下

    “好一场大战!”

    先生猛然停下,端起茶水猛喝一口,这才在众人的催促声中慢悠悠的道出后续“就在二人激战正酣时,密探将女帝带来了,女帝惜才,制止了治安官的行动,向剑仙提出要留其为官。”

    “不可能的,剑仙自由惯了,怎么可能因为高官厚禄就留下?”年轻气盛的小伙估计是李白的粉丝,为其声援道。

    “诶,这位看官说的在理。李白潇洒不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之前的西域之旅等俺下次再细细说来……”

    “且说这李白拒绝了女帝的邀约,提出自己只想仔细看看这长安城,止住即将发作的治安官,女帝不仅同意了还将照顾李白的任务交给了狄仁杰。”

    “纵然治安官一万个不愿意,女帝之命他又岂会违抗?只得应了下来。”

    “这二人的友谊也就从此开始了。”

    先生停下来稍作休息,超时空沉浸在故事中还无法自拔,忽略了对面黑衣人身体的微微一抖。

    “这之后李白浪迹于长安城中,每每夜晚大醉于长安不同的酒家,也难为治安官总要半夜出巡,只为找到醉酒的剑仙。”

    “治安官忍无可忍,要求剑仙出入哪家酒楼都要向自己汇报,;剑仙自由惯了,自然不听治安官的话。”

    “于是人们总能见到不正经的剑仙和正经的治安官共同出入茶馆酒楼,剑仙喝酒撩女人,治安官坐在他对面品茶批公文。”

    “几个月过去了,李白离开长安城,女帝惋惜不已,赐予他金银数百两。诸位看官可能不知,据说剑仙最后是向治安官道的别,而且在李白离开的那天早上,有人看到长安城门上仿佛是治安官的身影眺望着剑仙离去的方向。”

   
   “几个月后,李白返回长安,但这次他是带着仇恨与愤怒归来的,这次的西域之旅俺也下次细说……话说剑仙将进酒直直闯入大明宫,剑影刀光中已伤了不少官兵。闻讯而来的治安官匆匆赶到时,剑仙已经拔剑立于女帝之前了。”

    “却说治安官一个箭步横在女帝面前,生生用肉体逼停了锋利的青莲剑,尽管停的及时,剑还是刺入少许。据说当时剑仙声音与身体皆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伤到友人的愧疚还是对治安官拼死也要护住女帝的失望,张口也没了平日的戏谑,愤怒而悲伤地吼道‘闪开!’”

    “原来李白返回西域时,路遇楼兰亡国公主,听闻大唐铁骑踏破楼兰故国,一气之下便返回只身夜闯大明宫。这才有了与友人反目一事。”

    “女帝遣退治安官,要他留在这里等候太医为其治疗,便携剑仙进了书房。”

    “没人知道女帝对剑仙说了什么,但剑仙出来后失魂落魄,连夜离开了长安。据宫人透露,剑仙出来后,治安官第一时间迎了上去,两人不知交谈了些什么,剑仙忽然伸手抱住了治安官,满脸疲色的靠着他,治安官微微一愣神后回搂住剑仙。”

    “即使身处对立面,也能把全心交给对方,或许这就是他们友情的见证吧。”

    “唉,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啊……”

    屁的友情啊这叫基情好不好本来听你讲的还以为这个时空这俩人啊不我俩人可能只是个好朋友但这大庭广众下都抱上了那就不可能正常了话说这个时空的人们思想这么纯洁的么完全想不到那种分上?

    开着上帝视角的超时空面无表情的吐槽着。

    “李白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长安城,不知治安官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民间传言:说李白夜闯大明宫,不小心让本来就因为公事繁忙不已的治安官受了伤,青莲剑剑气太强,治安官的疲惫不堪的身体就撑不住了,再加上不久之后的刺客突袭,治安官措不及防、伤上加伤,就倒下了。”

    对面黑衣男子握住茶碗的手突然用力,一声闷响后茶水四溅,陶瓷碎片扎入手心,瞬间见了红。

    说书先生还在滔滔不绝,众人的注意都在他的身上,没有注意到这个偏僻窗口发生了什么。

    超时空扭头看向黑衣人,心中咯噔一声,模模糊糊有了个猜测。

    抚尺又一次拍下,却没能唤回超时空的注意,超时空不知道如何验证自己的猜想,正默默思索着。先生的话有一句每一句的飘进耳朵里。

    “……刺客死的无比凄惨……连带着幕后主使都被人悬尸于家门之上……葬礼举行的很隆重,女帝亲自为治安官写了挽联……葬在长安城内――这是治安官毕生的愿望……”

    死了???

    自己死了???

    超时空慌忙回神,侧耳细听,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黑衣人。

    “合棺之日,大风呼啸,灵堂中烛火飘摇,待人们关好门窗,回身再看治安官时――”

    “已被一袭白衣覆盖。”

    “有人说这是剑仙的随身服饰,最有发言权的密探却未说什么,只是红了眼眶上前扯下衣服作势要烧,被人拦住了。”

    黑衣人的手紧紧握住,指甲深陷皮肉之中,莫名水渍混合着被未拔出的陶瓷刺出的鲜血流到桌子上,猩红一片。

    超时空越发肯定心中的推断。

    “整理治安官遗物时,人们发现治安官最常用的金色逮捕令不见了。”
    “女帝发下悬赏,全城搜寻金色逮捕令,却始终不可得。密探担起治安官之职,却始终拒绝寻找逮捕令。”
    “只是不知剑仙可知这长安城的风云变化,不知剑仙知晓后会有如何的反应啊……”

    感慨一句,说书先生摇头退场,留下满场的听众唏嘘不已。

    超时空仔细看着黑衣人,目光却总是时不时扫过那人受伤的手,不知为何,超时空感觉自己的心也在隐隐作疼。

    茶馆中说话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嘈杂不已,唯独这个角落安静如初。

    又一次感到眩晕,明白自己马上要离开的超时空突然很想安慰一下面前的人。

    蓦然间,黑衣人说话了,声音很轻。

    “怀英……”

    超时空一震。

    “你肯定会怪我……你肯定不愿意我拿走你的令牌……”

    “对不起……”

    黑衣人,哦不,李白抬起头来,斗笠下的面容憔悴无比,另一只手伸入怀中,拿出一个金色的令牌,轻抚着,却小心不让血迹蹭上。

    “你说你不愿离开长安,我陪你,但我想带你出去看看,你就陪我几个月好不好?”

    “待我们看过大漠风沙、海洋壮阔、森林神秘后,我就回到长安、回到长安寻你好不好?”

    令牌在李白手中安静的散发着光芒,超时空的眼睛却被令牌下段的字吸引了。

    飘逸的字迹能看到颤抖的痕迹,还有隐隐的血痕,刻的是自己的名字:狄仁杰。

    令牌在李白手中翻了下,超时空看到另一边也有字。

    那是自己的字迹。

    李白。

    “你肯定不愿意我在你最喜欢的令牌上刻字……但是我别无选择……对不起……怀英……”

    “我很想你……”

    隐隐哭腔和颤抖的身体令超时空的心狠狠一揪,未曾多想直接握上了他的手。

    点点白光消散在空中,超时空最后看了一眼李白,确信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温度。

    因为面前的人儿在一愣神后突然笑了,抬眼看向他并不能看见的超时空。

    “我知道你在,怀英。”

    “谢谢你。”

    当正午的阳光洒在青莲剑仙眼角泪珠上折射出七彩虹霓时

    超时空已经离开了。

    未完

谢谢观看!!!

好了我去躺尸了

再也不想看见分析化学了

QAQ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