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虽然是个长篇(大概)但没有名字(三,狐阴篇)


我不管了我要把所有存货都发上来

诸位我们一个星期(估计)后见

我真的要开始复习了……

    超时空一惊,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人,翻身坐起,警惕的看着身边的人。 
  
    风中翻飞的银白色长发,宽大的狩衣与轻击节拍的蝙蝠扇――阴阳师。

    超时空确定了身份,这才想起来应该是这位先生救了自己。

    “x……???!!!”

    阴阳师转过身来,眸中无悲无喜……啊不不不重点不在这……这位先生,我看您如此面善说不准我们前世有缘啊呸我在说什么废话当然面善了他就是我耶……

    估计又遇见了一个前世的超时空有点炸了。

    阴阳师淡淡的看着超时空“见公子夜眠于吾寮之前,未经允许便挪于吾塌之上,还望公子莫要介怀。”

    不不不不敢不敢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超时空张了几次嘴都没有发出声音来,一连见到两个前世对他的冲击还是很大的。

    “公子可是不能言语?”阴阳师看着超时空有些可笑的动作,沉思片刻。

    当然不是我只是受了点惊吓……

    “公子不是这里人吧?吾从未见过与吾面容如此相像之人。”阴阳师的目光中带着探寻“以及吾从未见过如此异服……”

    哦算了就当我是哑巴吧。

    “无碍。”阴阳师突然笑了,有如冰封山河突然开出绝世雪莲“吾想寻一人能听听吾之肺腑,然不可得。”
    “或许公子到来便是上天之意吧。”
    “不知公子可愿在下叨扰一翻?”

    不敢说不啊你捏扇子的手都紧了你知道么……

    超时空谨慎地点点头,他无法估计出自己与前世自己的实力对比,估计就是不分伯仲吧?但阴阳师身上那空洞的气息却让超时空感觉:自己一定不是他的对手。看着阴阳师逐渐飘忽的眼神,超时空小心的往床边挪了挪。

    他要是暴起伤人我得能跑啊!!!
    为什么这个前世这么阴沉啊!!!

    “吾身为阴阳师,恋上了吾的式神狐妖。”沉默了许久,阴阳师突然开口,同时小心翼翼的看向超时空。

    超时空一脸的不以为然。

    有什么关系嘛时空管理局的貂蝉小姐以前总是放一部动漫里面的奈奈O和巴X也是这种关系啊我不歧视的。

    看到超时空没有向其他人那样露出嫌恶鄙弃的样子,阴阳师似乎松了口气。

    “寒冬雪山之上,吾捡到重伤的他。”似乎忆起什么有趣的事情,阴阳师的语调明显轻快了不少“本以为是一只刚开了灵智的狐狸,未曾想原来是法力高深的青丘九尾一族,醒来就能化为人形,随意处事。”

    超时空看着阴阳师的面庞,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阴阳师如同被冰封了的双眼中流露出暖暖笑意。

    “他说自己离开族群想要历练一翻,结果遇上雪崩,耗尽法力。然后问吾可不可以收留他一阵子。”

    “吾同意了。”

    “他与吾结下契约,成为式神。他供吾差遣使唤,吾为他提供庇护疗养之所……现在想起来,如果他愿意,哪里又需要在吾这么一个小小的阴阳寮里疗伤呢。”

    “有他相助,吾寮愈发著名,成为皇室专属。”

    “那一日,他提着三两淡酒,一束寒梅走进吾室,问吾可愿与他青丝白发。”

    “吾同意了。”

    阴阳师的脸上泛起淡淡红霞,艳如娇花。超时空心中惊叹着前世自己收获到的美好爱情,完全没顾得上问是“他”还是“她”。

    “后来,皇室下旨,要吾前往东海寻夔牛。因东海有白龙居住,吾执意不带他,为了不让他跟来,吾甚至在外出期间切断了吾与他的精神连接。”

    “这是吾此生最后悔的事。”

    “待吾一年后返回阴阳寮,”

    “物是人非。”

    阴阳师修长洁白的手突然狠狠捏上蝙蝠扇,眸中溢满痛苦。超时空伸出手,想拍拍阴阳师的肩膀以示安慰,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绝不是什么好事。

    却被对方蓦然恢复的目光制止了。

    阴阳师的神色再次平静“吾隐去容貌四处打听,才了解事情原尾。”

    “龙族护国家风调雨顺,皇室将他的命拱手奉上。”

    “为了不毁掉阴阳寮,他带伤出战――他的伤还没好!!!”

    阴阳师冷静的神色又有所松动。

    “他将所有敌人引至雪山之中,在吾悠哉游哉赶路时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超时空发誓,他这一辈子都不想让自己脸上出现这样大的哀伤,仅仅是看着就令人肝肠寸断,更不用提亲身经历会使人如何绝望了。

    “吾释放自己所有的精神力,将白龙逐出雪山,在里面寻了九九八十一天。”

    “最后在一株梅树下寻着了几乎与雪融为一体的他。”

    阴阳师的神情完全空白了。

    “九尾与白龙引发的天地浩劫中,他用最后的精力护住了这株梅树。”

“这是养育了他送我那束梅花的树。”

    超时空的穿梭仪又微微颤抖,眩晕感又一次降临,但超时空没有理会。

    阴阳师抬起头,望着远处月光下银光点点的雪山。

“他不用我阴阳寮中的护寮大阵,只因想为我护住阴阳寮。”

“可没有他,”

“我要这阴阳寮又有什么意义。”

    超时空的身体已化作点点白光,可阴阳师毫无察觉。

    “我回来了,太白。”

    “你在哪。”

评论(2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