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这人疯了诸位看看文就行不用管她


对没错又是我

我又来(试图)写文了

发现不要脸了之后

文好写多了(欣慰)

感谢观看(鞠躬)

(怎么不捂脸了?)

(看上面)

    狄仁杰受不了了,mmp李白那个臭小子,每次都会折腾的他临近崩溃,从确定关系到现在,大唐皇宫,长安狄府,阴阳寮,大理寺,甚至峡谷草丛,都被李白利用起来了,或软或硬,他都能达到他的目的。
    正气凛然的狄大人在和李白呆久后终于被带坏了,同样是骄傲的人,他并不喜欢雌伏于别人身下――就算是恋人也觉得别扭。所以,长安治安官断案大师狄仁杰狄大人,决定反攻了。
    计划很简单,在与扁鹊闲谈时,狄仁杰得知江湖上有一种药,药效强到被下药者只能任人摆布,虽然身体肌肉完全无力,但人的意识可以无比清醒,甚至可以放大快感……狄仁杰只是在向扁鹊请教一个采花贼的案子而已,请不要多想他们为什么在聊这个……综上,狄仁杰打算在李白喝酒回来后,以醒酒汤的名义让他不知不觉饮下此药,然后反攻。
    料事如神的狄大人相信最简单的手法可以对付最聪明的对手,因为他们太聪明所以往往不会考虑太过简单的可能性。换句话说,李白或许会在狄仁杰主动送上来时防备他是不是有所企图,但李白没有理由不接受每次喝醉后狄仁杰都会递过来的一杯再寻常不过的醒酒汤。

    完美。

    先不管狄大人是如何在没有挪用没收的物品和不愿进药店以及元芳毫不知情所以没有帮忙的情况下弄到了这种(极不常见的)药,总之看着手中这一小包白色粉末,狄大人还是很开心很愉悦的。
    计划在其他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顺利实施着,狄仁杰像往常那样参加了排位与匹配,遇见李白还是爱搭不理,遇见元芳依旧扣着工资,遇见女帝仍然恭敬如旧,没人看出断案大师眼中诡异的光。

    夜晚降临,女帝飘然回了后宫,与太后一诉相思之情;元芳巡逻完,返回狄府早早睡去;李白将进酒进了长安酒楼,又是一个不眠夜。
    狄仁杰打发元芳回府后,自己巡逻完最后一圈,特地停在李白所在的酒楼之下,听着楼中传出熟悉的“将进酒,杯莫停!”微微一笑,嗯,听声音看来是醉的不轻,这个时间也足够元芳睡熟,看来自己可以回去准备了。
    亥时刚过,李白就回来了,醉醺醺的拄着青莲剑,连翻窗户的动作都不再利落潇洒。狄仁杰听到身后咚的一声,仍面不改色的批改公文,他深知即使喝醉了酒,李白也是狡猾无比的,自己如果表现的与平常有丝丝不一样,他一定会有所觉察。
    “怀……嗝……怀英,来干!来干!”李白冲狄仁杰举起酒葫芦,醉意朦胧的邀请恋人共饮。狄仁杰挑挑眉,没有理睬李白的醉言,反手将桌边茶碗递了过去。
    “诶?这是怀英……嗝……特地为我煮的汤……吗?原来怀英这么……嗝……喜欢我啊?”
    强忍着李白毫无逻辑的言论带来的精神污染和刺鼻酒味,狄仁杰端着茶碗靠近李白“你每晚都会去喝酒,我命下人备上醒酒汤不是情理之中么,倒是你,快喝了然后休息吧。”
    闻言,李白接过茶碗,一边嘟囔着“怀英真是不坦率”一边将茶碗送像嘴边。狄仁杰转过身――他已经有些抑制不住唇边的笑意了。
    狄仁杰听到背后传来喝水的声音,兴奋的有些颤抖。果然,李白是不会怀疑这种生活日常的。自己只需要等待一会,只要很短时间药效就会……
    肩上传来的疼痛让狄仁杰猝不及防,这股力道强迫狄仁杰转身,觉得李白可能在撒酒疯(?),狄仁杰顺势扭头……

    唇上附上了一温热物体。

    狄仁杰瞬间反应过来,虽不知这是李白蓄意还是无心,但不管自己暴露没有,这口汤他都不能喝下去。

    狄仁杰开始奋力挣扎,肩上的力道却不减反加,吃痛的治安官抬起鎏金色眼眸去观察李白神色,想弄清楚他究竟是否有所察觉。

    然后就被对方眼中的似笑非笑惊到了。

    完了自己肯定暴露了李白这厮会怎么折腾自己啊虽然很不愿意但是现在求饶还来得及么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可是李白也做过很多孽啊为什么还好好的老天就这么偏心么……

    李白敏锐的发现了狄仁杰的走神,眼神暗了暗,将茶碗迅速放置桌上,抬起手狠狠捏上狄仁杰下巴。
    还在神游的狄仁杰想不了太多,下巴传来的疼痛让他第一时间张嘴试图缓解,然后就感觉到了温热液体流入口中,而李白仗着身高优势抬起治安官的脸,于是,这口被狄仁杰视为反攻神器的汤水,进了狄仁杰自己的肚子。

    狄仁杰有句mmp狄仁杰一定要……完了来不及了。

    李白喂下汤水,手臂箍住狄仁杰的身子防止他逃脱。声音懒懒的“治安官呵?”

    “…………”狄仁杰想问现在装傻可以么……装傻不行的话装死有用么……

    明显没用。

    李白并没有动作,他只是将狄仁杰禁锢在自己怀里,眼神玩味的望着治安官的慌张。这姿态哪像一个醉酒之人,反到如一只阴谋得逞的狐狸。

    狄仁杰是真的慌了,李白这态度明显是看破了自己的计划,平时都能把自己折腾的乱七八糟,这下不仅是自己试图反攻而且还被下了药,李白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趁着现在药效还没有发作必须赶紧逃……

    个屁啊!!!!

    没错,药效发作了。

    李白只觉得怀里的身体越来越沉越来越沉,低眸细细观赏治安官涌上潮红的面颊。机智如李白,虽还没有完全弄明白状况但也猜个七七八八了。

    “治安官呦”李白勾起嘴角“这可是你自找的。”

    狄仁杰的mmp……已经放弃说了,他现在能清楚的感觉到力气的流失和身体敏感度的提升。李白只是搂着他的腰,他就能感觉到一股麻痒从腰处扩散,让本来就乏力的身体更加脱力。
    “李……李白,时辰不早了……哈……我们,唔,去休息吧……”狄仁杰在做最后的挣扎,期望酒精能搅糊李白的脑子,让他反应不过来然后答应睡去。

    “我是没问题”李白将头搭在狄仁杰肩上,故意在他耳边呵气“但怀英好像不行吧?”

    狄仁杰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体内产生的空虚感和李白故意挑起的情,欲快将他吞噬。现在他只能绷着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弦,让自己不会使劲往李白怀里凑,至于呻吟什么的,早就管不住了。

    李白看着怀里美景,他察觉到了狄仁杰微小的抗拒,但狄仁杰无意识流出的呻吟早就撩拨的李白恨不得现在就把他上了。手臂紧了紧,让狄仁杰更贴近自己,换来了怀里人儿的一声低喘。

    狄仁杰很是窘迫,他感觉到某个东西抵在了他的腰上,而且隐隐还有变大的趋势,试图推开李白,但身体无力到离了李白就会立刻瘫软在地。就在狄仁杰纠结如何才能全身而退时,一声低语止住了他所有的动作。

    “怀英啊,你点的火,要自己灭哦。”

    李白的声音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这样的声线让狄仁杰不由得惊悚起来:上一次李白这么对他说话是在峡谷草丛,野外陌生开放的环境让李白非常兴奋……然后自己三天没能上朝。这一次,毫无疑问,李白又兴奋起来了。

    狄仁杰想不到怎么回答,或者想到了也无法回答:李白手臂微微用力,就把软成一摊水的治安官侧抱起来,快步走向床帐。他看到了狄仁杰嫣红的眼角艳丽的脸颊,听到了狄仁杰的低喘和呻吟,感受到了狄仁杰绵若无骨的身躯和上升的体温。要是这样他还能忍住……忍个屁啊!他又不是达摩!

    狄仁杰在一阵天旋地转后感觉自己被放在了床上,顿时觉得生无可恋。这下连脑残都知道李白想干什么了,更何况以推理闻名的断案大师。

    低下头,李白细细勾画着身下人儿的唇线,撬开齿关,舌头在狄仁杰口中扫荡,邀请对方与之共舞。一吻终了,李白直起身子,看着身下人唇角的银丝与水汽迷蒙的双眸,下身不由得又硬了几分。

    “狄仁杰,你身为大唐治安官却试图迷奸良家少男,你说,是不是该罚?”

     “那……便罚你在该男子身下承欢,期限是永久,如何?”

     “别拒绝啊,大人。”李白压下身子,轻吻治安官的额发“夜还长着呢。”

       夜,

       还长着呢。

        …………………………

       清晨,被生物钟逼醒的狄仁杰迷迷瞪瞪支起身子,腰部传来的酸胀提醒他某人的存在,抬起头,看到枕边人叼着草茎眼含笑意望着他。

       “昨天……你怎么知道我想……那啥……”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怀英”李白执起狄仁杰的手,以唇触之“还记得你劝我喝醒酒汤时是怎么说的吗?”

      “……”

     “如果是正常的怀英,肯定会把碗丢过来,告诉我爱喝不喝――你知道我接的住”声音含笑“懂了么?”
   
     失算啊失算……狄仁杰往床上一扑,闭上眼,决定不理李白继续睡。反正今天休沐,不上朝。

    李白还在等狄仁杰的回答,低头却发现他又睡了,无奈的一笑,抚上恋人眉骨,沿颊线滑下。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李白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

    听到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狄仁杰睁开双眼,面颊微红。

    “岂不尔思,子与我即。”

    走在长安街上的李白和躺在床上的狄仁杰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带着多么温柔的笑意。

    清晨醒来,阳光与你同在。

    真好。

End

对的没有肉

要是有太太愿意把肉补上感激不尽(这人污是污但编不出来荤段子)

最近张嘴就吃刀子让我很心塞

我可能需要一罐子蜂蜜

最后李白和狄仁杰那两句话取自《诗经》,狄仁杰的有改编,差不多都是:“啊,我好喜欢你。”的意思

感谢各位太太看到这里

欢迎提意见(鞠躬)

评论(2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