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灵

择一处长住,或是择一地长眠。

还是不会取标题

李白第一人称

还是希望有人看

第二次发文求轻喷(你脸呢)

(捂着了)

鞠躬

坐在长安城门外那棵花开正艳的桃树上,随意饮一口清酒,我笑的欢畅“狄大人,不曾知你竟纡尊亲笔为李某人谱过一曲呢~”抖抖手中一张素纸“要不是小耗子帮忙,还不知道大人要瞒李某多久呢~果然之前给他预订一个月的糖葫芦是正确的~”
“那李某就不客气啦~”我冲长安城举了举酒葫芦,发觉没酒后哀叹一声,专心看曲。
               游侠某,名远传,而今江湖谈
               仇者多,友两三,但逢敌手难
               雨尽碎,风如潮,出手引狂澜
               未收招,三声笑,皆醉了
  狄大人啊,介绍李某的时候可不对哦,李某人明明没什么仇人,以及,李某人有一恋人,不知狄大人为什么不添上?坏笑一声,怀英肯定是害羞了。“皆醉了”?那想必我李某人在朱雀门下的三声笑,定是醉了你治安官吧?想到这里,我不禁预感到如果在他面前这样调侃,治安官冷峻的神色定会分崩离析,而逐渐染上嫣红的棱角分明的脸颊,会艳丽的让人移不开眼。回过神,擦擦口水,继续往下看。
                远风急,忽回首,明月漫千山
                天地渺,意气满,踏歌至长安
                灯影繁,酒正暖,满座皆贪欢
                众人酣,白衣出,乌云然
  狄大人真是手下留情呢,当初李某乍到初来,未曾想到长安酒如此之烈,一时竟贪杯醉倒,神志虽还清醒但身体疲软,狄大人费尽力气才把李某拖回府中,怎么在这里李某就飘然为“白衣出”了?此时回想起来,莫非大人在那时就对李某有所倾心了?不然为何不顾“洁癖”之名也要带李某回府呢?我知道,如果此时狄仁杰在面前,一定会以女帝下旨为名强行解释,而届时我肯定会痞痞的笑着,观赏他装作镇定的神色和不自觉躲闪的鎏金色眼眸。唉,狄大人哪里都好,就是不够坦诚,不过算了,床上狄大人傲娇起来,只有我才知道有多可爱。
  抬头看向长安城门,那身着宽大治安官官服和头顶标志性的一撮绿毛――千古迷案之大唐治安官明明有强迫症却只染一边头发还是绿色的,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啊算了――的身影逐渐清晰,啊呀不好,治安官来了治安官来了,我得赶紧看完。
                为此间江湖年少,偏爱纵横天下
                恩仇趁年华清歌快马
                红尘未破也无甚牵挂,只恋生杀
                醉里论道,醒时折花
  狄大人啊,我李太白年少踏马江湖,过江南,越天山,快意恩仇,且行天下。这你说的堪堪在理,但李某怎可能无甚牵挂,只恋生杀?李某明明情系于你啊!不行,待你到这树下,李某定要吓你一吓,再问个究竟。
  埋伏在树上,我看着治安官毫无察觉的步入树下,将手中一篮置于地上,却仰头唤我:“李白,我巡逻完了,今天天气正好,这次的酒就算我请你的。”说罢,俯身摆弄起酒杯,不再理我。
  我挠挠头,吐出草茎,被发现了就不存在“吓”这一说了。晒然一笑,纵身从树上跃下,正落在怀英身后。
  “我知道你看了那篇曲,元芳跟我坦白了”还没等我说话,狄仁杰冷清的声音就响起来了“你可不要误会了,我说‘皆醉了’指的是长安城里的姑娘小姐。行迹放浪,为人不检点,真不知道我长安女子看上了你什么!”
  我偷笑,怀英啊怀英,就算醉的是姑娘小姐,最后与我在一起的可是你啊,你怎么不问问自己看上了我什么呢?虽说我很想张口调侃,但从后面看怀英渐渐羞红的耳尖竟然别有一番风味。算了,我微微一笑,决定抱臂观赏。
“还有,当时把你拖回狄府真的是迫不得已,要不是陛下下令让我代大唐尽待客之谊我定不会管你的!你就醉死在酒楼里好啦,也省的打搅我长安治安……”
  脸红了呦脸红了呦,我不禁捂住嘴偷着乐:狄大人,耿直如你可不适合撒谎哦,诶你看看你,脖子都红了哦~~搓了搓胳膊,我迫不及待地想跳到他面前一观羞容,
“最后!”
  被他突然声色俱厉的言辞吓一跳,我撇撇嘴,停在他背后继续听。
  “我说你只恋生杀,你敢说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有些气恼,张口就要反驳,又被打断了。
  “来到长安前你生性凉薄,杀人无数。来到长安后你明明全心待我,又为何……”

    “又为何要杀了我这颗心!?”

  我一惊,这指控不对,连忙绕到他面前,张口要问,

  却噎住了。

  泰山崩于前都不曾改色的狄仁杰,已经泪流满面,哽咽不已。

  我慌忙伸出双臂,想要搂住他轻声安慰。

  却发现双手穿过了他颤抖的肩膀。

  刹那,撕裂感从大脑传出,我看见了淬着剧毒的利箭,感受到了身体的疼痛,听见了怀英疯狂的嘶吼:“抓刺客!”

  怀英,你是对的,我,仇者多。

  我愣在他面前,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脸埋在手中,泪珠自缝隙中滴落,砸在石碑上划出一道痕迹。

  “青莲剑仙,李白之墓”

  “我杀了刺客和主谋。李白啊李白,即使死去,你也要带上刺客和仇家的命,还有我的心。”

“你说!你是不是只恋生杀!!!”

   不,怀英,我还恋你。

   我,李白,生性凉薄,

   但此生,

   心悦于你。

   怀英,

   你听见了吗?

End

老梗……

文中的曲取自《明月天涯》  五音Jw

听的时候觉得简直是在唱李白

文笔依旧白烂

表达能力有限希望大家看懂了

感谢提意见(继续捂脸)

谢谢大家了

评论(20)

热度(54)